首页>拾零藏宝>纪念活动

凭吊腾冲国殇墓园

发布日期:2016-03-03  查阅次数:684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纪念活动

裘国松
 
       游历多了,每一次新行程的来临已难以让我兴奋。而去云南西部的边城腾冲,却让我怦然心动。一则云贵高原、高黎贡山、怒江这些少时徒耳闻的高山大川,行将亲在目了,二则那一带曾是滇缅抗战的主场,还有一座国人渐知的“国殇墓园”。 
       1944年,就在滇西,我脚下这片土地上,中华英雄儿女先后打响了著名的腾冲、松山战役。两场战役的胜利,拉开了中国抗战大反攻的序幕;也以其罕见的悲壮、惨烈,在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谱写了光辉一页。 
       1944年5月起,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向腾冲发起战略反攻,最终使腾冲成为全国第一座光复的县城。 
       4个多月浴血奋战,全歼日军6000多人,而远征军和盟军也有9168人和19人阵亡。 
       当年,远征军开始反攻时,腾冲民众同仇敌忾。抗日县政府发动46000多位民工,运送弹药粮秣,抢修桥梁公路,充当向导、救伤员、侦察员。也有许多民众敲着自家的洗脸盆,为将士们助阵。导游说她的祖父就是助阵大军的一员。那时,就连老弱妇孺也没有一个闲着,运送60万斤军粮的任务,就是由他们完成的。军粮供应不上时,当地民众宁可自己不吃或少吃,也要将煮好的饭菜,冒着枪林弹雨送到前线。开旅游车的腾冲小伙说,他的太公当年曾融入运送军粮的滚滚洪流。 
       最终,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间的“极边第一城”腾冲,全毁于战火之中———2万多间房屋无一完整,古城内外无一棵树木没被炮火烧焦!面对日本侵略者,中国军民视死如归的英雄血气,在腾冲城得到最淋漓尽致的体现!此役结束,辛亥老人、时任国民政府委员兼云贵监察使的李根源先生,便倡议兴建陵园以祭悼我阵亡将士。此后在国民政府重视、印度华侨资助下,第20集团军动工敬修墓园,于1945年7月7日正式落成。李先生根据《楚辞》中的“国殇”一篇,为之起名为“国殇墓园”。墓园的大门为八字形门楼,门额镶有“国殇墓园”4个隶书大字,为李先生所题。两侧的粉墙上,分别绘有彰显烈士精神的龙腾、虎跃壁画,一边是国务院颁立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碑。 
       我在大门口请一位同事为我摄影留念。同事脱口一个“茄子———”,我说到了这里,可千万别说“茄子”,他这才回过神来。身边经过的一位女游客见状,报以我们会意的目光,并与我们不约而同脱去太阳帽,缓步进入。 
       入门后是长长的甬道。我的步履很轻很轻,仿佛过尽70年光阴,我才能走到甬道尽头!我在电视画面上已有所见,就在去年,有600多位血洒缅甸的中国远征军抗战将士,也是顺着这一条甬道“回家”,被隆重地迎回祖国,归葬于国殇墓园的远征军阵亡将士墓,落叶归根。 
       墓园的主体建筑忠烈祠坐落在一个高台上。台前挡土墙正中的一块碑碣上,刻有“碧血千秋”4个宝蓝大字,落款为“蒋中正题、李根源书”。这个“题”,其实是拟句。 
       当时尚在陪都重庆的蒋介石,看了墓园开建的书面汇报,就以电报形式为血战腾冲而殉国的9000将士,选送来这4个当之无愧的文字。而李先生所挥书遒劲中带几多苍凉。许多游客,选择在这块高于头顶的碑石下留影。然而,南国春早,疯长的野蔓几乎将落款部分遮掩。凭一米八十开外的身高优势,我动手清理。个头不高的管理员,见状走了过来朝我笑笑,算是赞许至少是默许吧。 
       忠烈祠为仿清祠庙建筑风格,面阔五间,重檐歇山顶,四周设回廊。上檐下悬蒋中正亲书的“河岳英灵”匾额,捐堂正门上悬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手书的“忠烈祠”匾额。跨入祠堂,中央高悬孙中山先生的画像及“总理遗嘱”,两侧墙壁满满镶嵌着阵亡将士名录碑石76方,刻着所有阵亡的9168位忠魂的姓名。祠内外的立柱,则悬挂国民政府高级军政大员和第20集团军将领们的题联、挽诗、悼词。祠前立着数通石碑,有蒋中正签署保护国殇墓园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布告》碑,还有远征军第20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记述腾冲战役的《腾冲会战概要》碑等。 
       出得忠烈祠,缓步攀山而上,看到满山的墓碑,有3300多块!光复腾冲之役的1/3的忠骨,都集中到了这里。每一块碑石上,烈士的军衔和名字两行字,刀凿斧刻,利落得如同一副副荡气回肠的联句。 
       横断山脉南部、高黎贡山区中的腾冲,火山、地热众多,县境各地有死火山99座之多。那天一早,我们就游览了腾冲国家火山地质公园。下午我所见的这一座叫来凤山的高黎贡山余脉,也是静默的小火山,70年来已成一整座墓冢,可我平生没有拜谒过如此巨大的墓冢啊!烈士们为国捐驱的一腔热血,一如当初喷发的炽热岩浆;冷却后的火山,成了他们的长眠之地;火山死了,他们的精神却世代长存。
       墓山上呈放射状的一条条墓道,那是按照第20集团军的序列分布。仿佛外敌一旦入侵,祖国一有需要,那整齐的方阵,立刻能让这座火山重新醒来、喷发!火山是他们形象与心灵最好的写照。 
       墓道两边,很多人已插上了菊花。墓碑上的每一个姓名都是那样陌生,可又是那样熟悉,那样亲近。他们每一位都值得我们敬献,只是我们带上山的花朵太少太少。我从同事手中取来一枝菊花,却不知道该把手中的菊花献给谁。最后驻足在一位姓沈的中士“身边”,我伏下身,几乎是半脆着向他献上。 
       此前,我在墓园旁的滇缅抗战博物馆里参观抗战文物,生发的更多是悲壮感。而现在,默望着一大片一大片的烈士墓碑,血流加速,心已经在滴血,直想长哭。甚至还有恨不早生,与他们并肩抗击日寇的冲动。那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深深地烙在我的心上,印痕将永远无法磨灭。旁边的一位女同事脸色凝重,弱弱地对我说:我真受不了了,心有一种撕裂的痛!山峦顶端,屹立的是一座高耸的塔碑,铭刻着光复腾冲的每一寸悲壮记忆,直指蓝天。 
       其上依然是中国传统常用的宝蓝色大字,多么醒目,上书“民族英雄”———远征军第20集团军克复腾冲阵亡将士纪念塔。这一座抗战丰碑长期被人忽略。庆幸的是,近些年通过报章文字和电视画面,已被更多的国人所认知。 
       像火山一样腾空而越,火焰冲天,腾冲城啊,腾冲的抗战军民啊,你们配得上这个顶天立地的大名。而今的边城腾冲,却似烈火中涅槃的凤凰一样,挺立在爱好和平的世人面前,挺立在祖国西南边境,宁静而祥和。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浙ICP备13030208号1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7  内容:943  友情链接:4  内容的浏览数:924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