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拾零藏宝>纪念活动

我的堂伯

发布日期:2016-03-03  查阅次数:799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纪念活动

王天苍
 
       堂伯王禹九,跟我父亲同在红十三军和粟裕率领的浙南游击队战斗过,两人情同手足。 
       后来,他要去广州黄埔军校,约我父亲一同前往。我祖母说什么也不让我父亲离开家。堂伯于是孤身远走他乡。 
       黄埔军校学习后,堂伯学会带兵打仗,因历次作战勇敢,才过而立之年便晋升为国民党陆军587团上校团长。“七七芦沟桥”事变时,他率部驻守武汉。淞沪战役时,他被指控为“共党嫌疑”遭关押,所在部队调往上海,这对他精神极大刺激。关押期间,写下“横三尺剑九世复仇仗策入军门壮志未酬千古恨,读万卷书弃五斗粟请缨赴国难丹心应照夕阳红”的对句,表达空有壮志凌云,国难当头,身陷囹圄,痛心疾首的痛苦心情,还写下《岁暮感怀》:“家国凋零日,长征万里身。乱山闻戎鼓,烽火断行人。骨肉从兹别,乡园何处寻,流光催白发,怕听岁华新。”坦言抗倭情怀,日月可鉴。前线战事吃紧,日寇大规模进攻,他所在部队伤亡惨重。国防部长陈诚得知爱将王禹九被关,十分生气,下令释放,命令他三天内赶往淞沪前线,率部作战。他英勇善战,在战斗中写下《西江月》一词:“三月淞波化碧,十年京阙生烟,因魂叫起向南天,万众戎衣相见!早识功名尘土,何劳跋涉山川。担当家国匹夫肩,系住沧桑一线。”豪情壮志,溢于言表,因他带领的部队挫败日军进攻气焰,杀敌横尸遍野,很快晋升为国民党陆军少将。 
       在淞沪“八•一三”战役中,他的部队打出威风,成了日寇眼中钉,专门寻找他的部队决战。 
       为保存实力,他奉命率部隐蔽苏南、浙北、皖南等地,开展游击战,所在团扩编为国民党陆军98师,在苏南、浙北跟鬼子拼杀,打了几个胜仗,迫使鬼子无法向我纵深推进。 
       1938年,日军派精粹部队寻找我堂伯率领的部队,伺机报复。他所在的98师扩编为国民党陆军98军,堂伯提升为陆军中将。他率部避敌锋芒,与敌周旋,以突袭战法,歼敌有生兵力。 
       他们经杭州湾,过宁波,奔台州,转闽北,抵达江西南昌。一路上,边打边休整。到达江西南昌鸭嘴陇地区,跟从杭州乘火车赶到南昌的日寇精粹部队遭遇。双方得知是老对手,狭路相逢,分外眼红,拉开决战架势。 
       1939年3月17日,堂伯所在的98军同日军精粹部队展开拼杀,以南昌郊区鸭嘴陇“修水”为界,彼此对峙。因日本鬼子占有杭州至南昌铁路运输优越条件,搬运大批重型炮群和其他重武器,遣运大批援军,还动用上百架次轰炸机,掌握制空权,对98军阵地狂轰滥炸。在敌炮火和空中战机的轰炸中,98军被动应战,伤亡很大。堂伯身先士卒,给鬼子大量杀伤,在极端困难的时刻,阻敌进攻,双方处于僵持状态。在战场上,他向指战员提出“我死国存,光荣!我存国死,耻辱”口号,全军将士同仇敌忾,顽强战斗,阵地前血流成河。日军采取“斩首”行动,以大批部队包围98军指挥部,军部被迫突围。 
       3月21日,堂伯率领军直特务连正面阻击敌人,掩护军指挥机关。他以少量兵力吸引大批鬼子,誓与阵地共存亡,坚守5个昼夜,使军指挥机关安全转移。 
       3月26日,敌人发现正面部队兵力薄弱,潮水般冲击。堂伯手端冲锋枪,与战士一起参加战斗,终因敌众我寡,胸口连中三弹,为国殒躯。 
       士兵把他的遗体抬到江西高安县伍桥村,葬在村后小山坡上。 
       堂伯为抗战胜利流尽最后一点血。然而,他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待遇,反而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指控为国民党反动将领,遭受批判、谩骂和诅咒。他的子女亲属也受到株连,苦不堪言。其实,堂伯的真实身份是接受粟裕将军指令,秘密潜伏在国民党部队里的中共地下党员。直至1998年,人民政府才追认他为国英勇牺牲的抗日将领,还历史真相。他的遗骸也从江西伍桥村迁出,归葬在故乡台州黄岩九峰烈士陵园。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浙ICP备13030208号1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7  内容:943  友情链接:4  内容的浏览数:924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