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方志编研

规范数字用法 提升志稿质量

发布日期:2006-03-31  查阅次数:303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方志编研

引言:古人常用“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来告诫人们不要轻视小事。然而,在修志实践中,人们在注意把握大方向的同时,往往还是会忽略一些枝节问题,致使志稿的“小毛病”比较多,进而影响到志书的质量。近几个月来,笔者潜心看了几本已经出版的地方志书,发现其中的数字用法比较乱,不够规范。据闻,从今年下半年起,《奉化市志(2008年)》全志各编将逐步进入初稿编写阶段,为使志书续修工作从一开始就能站在新的起点和新的高度,我想提请各位修志工作者注意:规范数字用法,提升志稿质量。

日常的数字书写可以分为阿拉伯数字和汉字数字两种,这两种数字的书写自成体系,泾渭分明,在具体使用时应注意区分,而不能混淆。关于数字用法的规范,我市续志采用了国家技术监督局于1995年12月13日颁发,并于1996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以下简称《国家标准》),该标准对两种数字的书写系统在使用上作了比较科学、比较明确的分工,并规定了使用时的相关体例。为求得志稿中数字用法上的规范统一,笔者建议各修志单位应将《国家标准》印发参加修志的同志,请大家照此办理。本文试结合《国家标准》,择要例举实际使用上的一些问题,同大家探讨。

一、历史纪年、世纪、年代中的数字用法问题

中国清代和清代以前历史纪年,各民族非公历纪年,必须使用汉字数字,“这类纪年不应与公历月日混用”。为了避免中国特色的干支纪年系统与公历年、月、日错误混用,《国家标准》规定可采用阿拉伯数字括注公历的办法解决。如:秦文公四十四年(公元前722年),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十二月等。这类纪年还有以下几点不容忽视:其一是汉以来干支纪年应标上帝王年号。因为干支纪年是六十年一轮,循环往复的,不用帝王年号容易混淆此甲子和彼甲子,造成错误。其二是历史纪年用汉字,月日是夏历(农历),也应该用汉字。因为干支纪年同公历纪年有一个多月时差期,如果历史纪年用汉字,月日用阿拉伯数字,就会发生“阴差阳错”,特别是在年初或年末,可能会跨年。其三是要注意在记述夏历月、日时不能同时用上公历的时、分、秒,以免造成笑话。

公历世纪、年代、年、月、日,以及时、分、秒,这是一个完整的时间系列,均应用阿拉伯数字表示。如“20世纪80年代”,“1989年5月28日”,“下午3时40分50秒”等等。关于这一点,现在出版物上很不统一,有些作者还是坚持使用汉字,如“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等。这种形式是否可取,不敢乱下定论,但笔者以为,这好比公历和阿拉伯数字是“进口产品”,汉字数字是“国货”,用“国货”的做法去强迫“进口产品”服从,其结果必然是不能走出国门,难以同世界接轨。因此,在续志中还是应该执行《国家标准》,以求规范统一。

二、数量单位、约数、概数中的数字用法问题

地方志是资料性著作,拥有大量资料,而大量资料是用数字表示的,这里就涉及到数量单位问题,我们在具体应用时要避免阿拉伯数字与汉字混用。如在一篇稿子中同时出现汉字与阿拉伯数字的数量单位单位表示,前后就很不统一,这会影响到志稿质量。

约数和概数是一种不确定数。用“几”、“多”、“余”、“左右”、“上下”、“约”、“近”等字或词表示的不确定数即约数,如“四十岁左右”、“三十余人”等。相邻的两个数字并列连用即表示概数,如“二三百米”、“一两个小时”等。约数和概数在志书中使用非常广泛,但往往不规范或容易出错。约数中凡带“几”的,《国家标准》规定必须用汉字。如“几千年”、“十几天”、“五十几斤”等。这个“几”字很有意思,它实际代表一到九的九个数,妙在可以指代到约数中去,如果用阿拉伯数字来写,指代进去后数位就会搞错,而且也有违本意。这也许就是《国家标准》规定不能用阿拉伯数字的主要原因。而用“多”、“余”、“左右”、“上下”等表示的约数,则应视上下文而定,以前后统一为原则。但在一般情况下,也以用汉字为宜。如“有一百多家工厂企业”、“新开出商业网点三十余家”等。

概数,《国家标准》规定必须使用汉字,而且连用的两个数字之间也不要用顿号隔开。如“七八年来”、“三四十年代”、“七八十个人”等。在实践中,经常会出现“三、四十年代”、“有7、8吨重”、“有二、三台电视机”等写法,这都不符合《国家标准》。概数这种写法,“五四”以来,鲁迅、胡适、周作人、叶圣陶等一批提倡白话文的学者都十分讲究。如鲁迅在《忆刘半农君》中说:“五六年前,我在上海的宴会上见过一回面,那时候,我们几乎已经无话可谈了”;叶圣陶的《五月卅一日急雨中》一文写道:“三四个,六七个。显然可见是青年大褂的队伍,虽然中间也有穿洋服的,也有穿各色衫子断发的女子”。以上的“三四个”、“六七个”这些概数,从意义上来说它具有三还是四、六或是七的不确定性,中间没有顿号隔开,平时使用时也是一气呵成念的,如果中间用顿号隔开,成了三整数和四整数,那就同本来意义和读法相悖了。

三、年份简略、定型的词(词组)、一至十整数中数字用法问题

“简明”是地方志语言的重要特点之一。但为了追求“简明”而在省略过程中造成不规范,则是不可取的。表现在数字用法上,年份随意缩略问题就显得比较突出。《国家标准》规定,“年份一般不用简写”,如1990年不应简作“九○年”或“90年”。实践中,有的作者比较随意,往往习惯性地缩写,如把“1989年前”写成“89年前”;“1989年至1999年”,写成“89年至99年”,也有写成“1989年至99年”的。这些都不合《国家标准》。年份应该写全。但是,这里有“一般”两个字,就是说“一般不用简写”,而不是绝对不可以简写。可以预见,在我们的志稿中肯定会有对一些专项活动的记述,而习惯上对专项活动全称的表述,就是由简写的年份与活动的对象组成,如“’92奉化市××节”,“’99奉化××杯大奖赛”等,这是一种惯常的处置方式,可以允许。

汉字中有许多定型的词和词组,是不能用阿拉伯数字去代替的,用了阿拉伯数字反而要闹笑话。《国家标准》规定:定型的词、词组、成语、惯用语、缩略语或具有修辞色彩的词语中作为语素的数字,必须使用汉字。这里可以分为两种情形,一种是数字已被淡化,变成了词语中的语素,如“一律”、“十滴水”、“七上八下”、“相差十万八千里”,等等;另一种是法定节假日、法定会议名称,如“五一劳动节”、“五四青年节”、“中共十六大”,等等。此外还需注意的是,有的厂名、部队编制,要根据先前定型的,而不能生搬硬套《国家标准》,去改用阿拉伯数字或汉字数字。如“奉化一棉”、“84062部队”、“一一五师”等,这些即使出现在同一篇志稿中,也要保持原样,而不能为了追求统一去随意改动。

一至十的整数,在志稿中肯定会多处出现,它所代表的意义也可以分为两种情形:一是不具有统计意义的,仅作为数量词使用,如“这一座桥是明代建筑”、“他提出了三条意见”、“有五个青年人挺身而出”,等等。二是具有统计意义的,经常以一组数字的形式出现,如“焚毁楼房5幢,平房8间,草棚10间,死亡3人”等。《国家标准》规定,“整数一至十,如果不是出现在具有统计意义的一组数字中,可以用汉字,但要照顾到上下文,求得局部体例上的一致”。对此,我的理解是,整数一至十在一般情况下,特别是一组数字中有统计意义的,一律用阿拉伯数字,但在不具有统计意义时,还是要用汉字数字。如“第八届运动会”、“夺得第三名”等,一至十的整数,还是用汉字,这样比较符合习惯。2位数以上,也可用阿拉伯数字,但要前后统一,如“第25届乒乓赛”,等等。

四、引文、附录、特定版式中数字用法问题

志稿中凡引文、附录中牵涉到的数字,包括公元年和月日,还是要保持原样,不必去改动。地方志稿中在引用旧志、古籍中带有数字的文字时,均应根据原著。如果不用引号,不注明引用某种版本的旧志或古籍,化作编撰者自己的语言文字时,则应遵照《国家标准》办理。附录,是附用原件,是历史文件,不能改文字,也不必去按《国家标准》去改动不合标准的数字,应保持原貌。版次、卷次、页码,序号,除古籍应与所据版本一致外,一般均用阿拉伯数字。页码与序号要求简单明了,便于书写和电脑识别,如果像《康熙字典》那样使用汉字数字计页,还得用地支和上中下来帮助计数,那么不仅费力而且电脑也会变成数盲了。

《国家标准》在强调提倡横排的前提下,对竖排文章中的数字也作了特定,指出除必须保留阿拉伯数字的情形,如代码、外文字母和符号等外,一律使用汉字数字表示。这就是说,在竖排中,公历年、月、日,以及时、分、秒等情况只能用汉字数字,而不能用阿拉伯数字,但这只是一个特事特办的处置方法。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831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99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