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方志编研

志书撰写的文体

发布日期:2006-07-18  查阅次数:365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方志编研

一、文体概念

文体,即为适应不同的写作需要而形成的语文体式。方志对文体的要求是:使用语体文和记述体。

1、语体文

语体文,指运用现代汉语著述的文体。新地方志要使用现代汉语写作。有人主张在使用现代汉语写作的基础上,也不仿略带点文言成分,使其简洁而又有文彩;也可约略吸收一点地方性语言,使志书更有个性。这些意见值得参考。

2、记述体

记述体是文章体裁的一种,把事物的特点,事情的发展、变化过程和人物的经历,如实地记录下来,表述出来,这就是记述。记述体有六个必要的因素,即:人物、事件、时间、地点、原因和结果。在记述体中,作者必须直接或间接地交待清楚这六个问题。否则就不能圆满地达到记载和叙述人物、事件的目的。志书对是非、功过、得失、褒贬、盛衰、成败、经验、教训等要寓于记述之中,让事实说话,不须妄加评论,叫做“述而不论”。

二、文体要求

1、要坚持“据事直书”的原则,力求“叙而不论”,“述而不作”。

“据事直书”,既包含修志职业道德方面的要求,又包含写作方面的要求,这里主要说说写作方面的要求。“直”就是直截了当,不忌不避,秉笔直书,准确而客观地反映历史事实的本来面貌。就是要坚持“叙而不论”、“述而不作”,直接将广泛搜集得来的资料,经过鉴别整理,去伪存真,分门别类的记述。编者不要直接提出或表明自己的观点,而是通过事实材料的剪裁和铺陈,让是非功过、得失褒贬、胜负成败、经验教训,寓于事实的客观记述之中。使人们能从真实材料的记述中,自觉地判断是非曲直,产生共鸣,以得出必要的结论。

2、要把握记述的基本方法。

志书在记事方法上,要求按照时间顺序质朴地记述事物的历史和现状,直接地展现事物或事件的真情。不能倒叙、插叙、补叙,只能按照事物或事件的发展顺序记事。记述事物或事件要见人见事,尽量做到“六要素”俱全,即人物、事件、时间、地点、原因、结果完整无缺。当然,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特别是一些历史事件,由于时间久远,上列要素不一定条条俱全,要记述完整是有一定的难度,但就某一门类中若干个事件组成的一个有机整体而言,上列要素是不可缺少的,一定要尽可能保持事物的完整性。同时,要注意在记述时应多用陈述句,不用倒装句,更忌用疑问句和祈使句。特别是注意记述不要描写。记述是朴实而简洁地叙述事件的始末,描述则是用生动形象的语言,细致地描述事件的过程。也就是说,记事只述事实,不讲过程。对待有因果关系的事件的记述,只能铺陈,不能分析,只能讲是什么,不能去分析为什么。

3、要准确地把握志书的语言。

不同的文体,要求不同的语言表达形式。文学作品强调感情色彩,议论文章要求鲜明生动,而志书的语言则有它的特殊要求。由于志书是“一部朴实的、严谨的、科学的资料性著述”,因此志书的语言要力求朴实无华,切忌刻意雕饰,更不能运用渲染和抒情的文笔进行想象和构思。语言的表达要准确,既不能抽象,又不能扩大;既不能夸溢,又不能贬斥,要用准确的语言反映事物本来面貌。语言的陈述要求简洁,精炼明了,干净利落,力戒空话套话,做到不拐弯抹角,不穿靴戴帽,不拖泥带水。要避免教科书式的解释,防止概念化的语言,忌用渲染之词,切忌宣传性的说教。总之,只有语言表达准确,才能为后人提供真实可信的资料。

三、文风要求

方志文风,不单纯是写作技巧,重要的是著述、编纂者的工作作风问题。志书语言文字的优劣,直接体现志书的质量。在当前一些新志的志稿中,常见的毛病是脱离志体,有“政治化”倾向;工作总结式语言、宣传报道式语言不少,议论多而空泛,实际内容少;记事重复累赘,拖泥带水;用语不当,缺乏推敲;错字别字,反复出现。这些现象的发生,反映出著述编纂者工作作风不踏实以及编纂水平有限等问题。志书,是记事、记实的资料性著述,它的价值在于真实、科学、可行。编辑出版成书,它便成了“特殊商品",一旦发生差错,不仅有害本地,甚或流毒千里;不仅有害当前,甚或贻害后世,以讹传讹,决非短时间可以了结。胡乔木说:“与其出一部很不得体的县志,不如暂时出一部油印或铅印的资料,作为一种稿本而不出版要更好一些。”这几句话是十分中肯的,表达了既对当代人又对后代人负责的精神。注重志书质量,注重文风,确是编纂中的一件大事。要求方志文风要“严谨、朴实、简洁、通俗”,对方志编纂有重要指导意义。

严谨。就是使用志书语言的准确性。严谨精细,一丝不苟,具有实事求是的作风和严格的科学态度。记述事实,应以实践为标准,以真理为尺度,以科学为依据,坚持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不附炎趋势,不迎合当道,不见风使舵。在语言表达上,注意语法、修辞、逻辑三者之间的密切关系,在编辑上要把话说得对,说得合乎事理;在语法上要把话说得通,合乎民众习惯;在修辞上,要把话说得美,不出现错词、错字和语病。严谨的语言,来自严谨的工作作风,处处严肃认真,精益求精,字斟句酌,不失毫厘。对待每个事件的记述,不将就、不凑合、不臆断、不偷懒。新志中出现的一些差错,不仅反映了编著者的知识修养,同时反映了编著者的思想水平和工作态度。古语说:“文如其人”,做到文风严谨,首先做到思想正确,态度鲜明,作风正派。

朴实。就是文章写的踏实,不浮夸,不滥用形容词。朴实与严谨是相辅相成的,虚浮的形容词用多了,就会使文章失去严谨。志书要言简意赅,讲究文采,应修饰得恰到好处。过分了,就会弄巧成拙,写文章要“老实一点”,是做到准确的好办法。如某志记述自然灾害这样写:“陡降冰雹近一小时,雹大如拳,40亩秧池荡然无存。”这里用“荡然无存”形容“秧池”受灾状态很不确切,不合事理。不难想象,再大的冰雹也不能把秧池打得“荡然无存”。

简洁。就是文字语言的浓缩性。胡乔木同志说:“应该要求地方志做到一句也不多,一句也不少“,“所为简略,就是指每个方面的说明要像打电报、编辞书那样地精炼,要惜墨如金”。地方志记载的范围广,内容丰富,应该做到该详的详,该略的略。因此,在行文中:明确内容,共事要简;谋篇布局,层次要简;遣词造句,文字要简;融冶群籍,引文要简。总之,尽量做到文约事丰。

通俗。就是文字语言适合群众的水平和需要,容易让群众理解和接受。在用字、用词上,

用现成概念和明确的字眼、词句,不用太偏僻、太古奥的字、词,不要故弄玄虚,更不能生造词句。尽量避免方言土语(必要时要加注,方言志除外)。含糊、模棱两可的字、词最好避而不用。早在20世纪30年代末期和40年代初,我国出版界就流传过“深人浅出叫通俗,浅人浅出是庸俗,深入深出犹可为,浅入深出最可恶”的格言。首届少数志书存在的半文半白、文白夹杂的倾向应当避免。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825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89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