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方志编研

“中山公园记”三处标点商榷

发布日期:2007-06-04  查阅次数:486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方志编研

《中山公园记》为慈溪陈训正撰,原碑刻无标点,收进《奉化市志》(1994年版)附录后,以标点分段,方便今人阅读,确有必要。其中三处标点,值得探讨。

一、合二为一:“夫与众乐乐仁政,先务其名固甚美也……”(第二段首句)第一个逗号应标在“乐乐”后,“仁政先务其名”连读。

“与众乐乐”,出于《孟子》“独乐乐,与众乐乐,孰乐?”“仁政先务其名”,本于《论语》。孔子主张仁政,《论语》“子路曰:卫君待子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即仁政先务其名。所以“与众乐乐”和“仁政先务其名”是二事。逗号标在“仁政”后,把二事合为一事了。

孟子是孔子之孙子思学生,《孟子》也有“王如施仁政于民……”,孟子说仁政,是尊奉孔子的政治主张。造园是为“与众乐乐”,给园定名为“公园”是先务其名。二事不能连在一起,合为一事。(仁政先务其名,是说定名很重要)逗号标在乐乐后,二事分开。

旧时老先生文章,常引孔孟的话,以示言有所本,非个人自说自话。作者引“与众乐乐”、“仁政先务其名”赞许此园。引有明引、暗引,此系暗引,没写出那句引那个,当时人一看就知,现代人不一定都知了。在现代人看来,逗号点在“仁政”后与点在“乐乐”后,并无关系,实则是将引用的话合在一起,混淆不清了。如果“乐乐”后有个“之”,则标在“仁政”后正确。只是成了作者个人的话,据孔孟之言立论的意思不见了。作者不用“之”,表明他是据孔孟立论的。况且公园是当时绅耆经营的,不是地方官建造的,算不上仁政。所以“与众乐乐”和“仁政”不能合在一起,合在一起,公园就成为地方官的仁政了。

二、应标未标:“啬其文章墨无哗而壹致乎内美”(第二段四行)连词“而”在“无哗”后,读到“文章”,自然会有停顿,应标逗号,没逗号,连着读,吃力累赘。

三、腰截名词:“虽尽括龙津……夫人岩诸胜而为一灵,囿无不可也……”(末段)灵囿是个名词,见于《诗经·大雅》:“王在灵囿,鹿攸伏。”把一个名词腰截分开,“一灵”,“囿无不可也”都不成话了。逗号应标“囿”后。

据文管会退休的汪老言,原碑毁失,现听涛亭的碑,是据馆藏拓片重刻的。我携《市志》核对,碑上的一些古僻字,《市志》改作常用字,而且个别字的改作查不到依据。

我的核对工作或许不精细,但个人认为市志附录应当依照碑上刻的,以存真,即使是相通的,也应仍其旧,改作常见字,就失真了。至于今人阅读有困难,古今相通的或已简化的,可在文后加注。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76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07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