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情史料>史海钩沉

奉化古代书院之演变

发布日期:2016-03-22  查阅次数:497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史海钩沉

 龚芳
 
     
       书院是我国古代藏书与讲学的场所。创办者或为私人,或为官府。一般选山林名胜为院址,进行学术研讨或聚徒讲学,对我国教育的发展起过重要作用,成为我国封建社会自宋代至清代的新型教育组织。
       奉化古代书院成于何时,建于何处,其历史发展轨迹如何?那缕悠悠不绝的书香,令人梦回萦绕,吸引着我们去推开那扇沉沉的大门。
       奉化古代书院的发展历史轨迹,据光绪《奉化县志》记载,“宋乾道(1165年)中,朱文公奉使至此,士人留延问道”、“于县东四里,寻迁庙学东偏”,“遂立龙津书院,一名龙津馆”。朱文公,即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热衷书院建设。嘉靖《奉化县志》这样记载:“文公提举浙东,常平日循行台温郡泊舟奉化之龙津,长吏率诸生请讲书于学宫。”由此可知,在奉化兴办的龙津书院,当是在南宋时期,晚于南唐升元四年(公元940年)建立的白鹿洞学馆亦称“庐山国学”,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书院,晚了将近200余年。
       中国是个礼仪之邦,上至官宦,下至黎民,历来重视文化教育,家有家塾,乡有乡学,县有县学。先王之制,家塾、党庠、学校遍天下。唐朝皇上亲颁诏书,要求天下郡县必须办有县学。五代时,战争频仍,官学衰微,一些好学之士,遂隐居教授,许多名儒“相与择胜地立精舍以为群居讲习之所”。宋吕祖谦在《白鹿洞书院记》中说:“国初斯民,新脱五季锋镝之厄,学者尚寡。海内向平,文风日起,儒生往往依山林,即闲旷以讲授,大率多至数十百人。嵩阳、岳麓、睢阳及白鹿洞为尤著,天下所谓四书院者也。”当时的白鹿洞、嵩阳、岳麓、雎阳四书院蜚声天下,影响全国。奉化名儒任士林在《重建文公书院记》中介绍说:北宋庆历至熙宁年间,办学逐渐兴旺,发展到那些有才德而隐居的不仕之人居住之所。徽国公朱熹开始恢复白鹿洞之旧祀孔子之礼,在竹林精舍提升孔子的两名弟子曾子和子思以配孔子供奉,被当时称为著名理学真儒的周(敦颐)、程(颢)、张(拭)、邵、司马(光)、李延平七先生一起从祀陪祭。这就是有益予大众的,被称为诸儒讲道之地的书院。朱文公死了以后,凡他所居之乡,所仕之邦的人,没有一个不尊重他的,都希望能获得这种传授知识的方式和内容。因此,北宋时期,书院大盛。
       奉化的龙津书院始兴后,到了嘉定四年(1211年),冯多福任奉化县令,就在朱熹讲学之地建立龙津馆,正式定名为龙津书院。绍定元年(1228年)书院馆舍被大水冲毁。景定元年(1260年),奉化舒家乡进士舒泌、李璛、童幼等请求在旧址重建,聚徒讲学。学院仿照孔子始创竹林精舍,即引诸儒讲道,“其徒不事丹书季考,所习皆穷理尽性之蕴”学生在书院强调自学,提倡独立思考。书院从宋初的勃兴,士人大兴朱子理学,师生“以游以息以讲以习”,学习空气自由活泼,自此开讲学之风。当时,奉化古代书院讲学者中,较为著名的被称为“淳熙四先生”的舒璘、杨简、沈焕、袁奕。
       南宋咸淳年间(公元1265年),距县治南60里的松林乡(今鲒琦乡的鲒琦村),由乡人共建,办起了登瀛书院,并获得了当朝丞相叶梦鼎的题额。
       奉化书院的发展与社会历史的进展息息相关。南唐书院的发展与南唐社会政治的繁荣稳定有关,亦为宋朝初建时书院的勃兴打下了基础。宋代,国家重归统一,社会生产得到了恢复和发展,人民生活相对稳定,士心开始向学,由于统治者忙于拓疆守土,无暇顾及兴学建校之事,只重科举对现有人才的选拔和吸收,以满足立国之初的一时之需。因此在建国近百年的时间里,官学一直未得到应有的重视。正是在此背景下,书院才以其强大的生命力获得较大的发展,并确立了自己作为一种重要的教育组织形式的地位。
       到了元代,统治者为缓和蒙汉民族的矛盾,笼络汉族士心,对书院采取保护提倡的政策,同时也逐渐加以控制,使元代书院日益呈官学化趋势。
       元至元十八年(1281年),龙津书院又改称文公书院,后又倒圮。到了元贞二年(1296年),世祖皇上诏告天下,“郡县学益崇且侈願以力创书院者,有司弗夺其志”充分说明当时统治者对书院既开放又适当控制的态度。故而,元朝时,奉化的古代书院有所大兴。此时的龙津书院再次被兴复。当年,永嘉的陈友龙被朝廷首选浙江提举,奉命视学,“以敦敎事”。为此,陈友龙起用奉化当地名儒任士林,主持兴复文公书院。州达鲁花赤(蒙古语:掌印官)察罕、知州李炳与诸乡贤一起捐资,“以义廪三之一为之赡”、“不侵官帑”择地在城南宝化山麓重建。第二年,院舍落成,遂聚徒开讲朱子之书,龙津书院再次复兴200余年,直至明朝嘉靖年间停废。
       与此同时,奉化尚有两处由家塾改办为书院的,一是距县治东六里舒家村的广平书院;一是县治东90里松岙乡的松溪书院。据《宋代王应麟记》,宋,乾道淳熙年间,四明地区有四位名儒,“其一曰广平先生文靖舒公先生”与“沈(焕)袁(奕)杨(简)三先生道同志合,化东海之滨为泗沂,位不配德而敎行于乡,声闻于天下。”广平先生即舒公舒璘,原是宋朝理学名家,字广平,早年就在其家乡办了广平家塾,讲学朱熹理学,从学陆九渊问业,在理学发展史上有着显著地位。到了德祐初元(1275年),广平先生的孙子舒泌,“典敎象山县庠”在象山县学执教,向郡太守辞请:“谓年七十有一,愿挂衣冠归老故里”,回乡后,将广平书塾改为广平书院。元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广平书院毁于火灾。
       元代被称为书院的另一处,则是距离县治东90里的松岙乡的松溪书院。光绪《奉化县志》记载:松溪书院县东九十里松岙,元初,乡士李栖筠同弟元学建,至正七年(1347年),栖筠从孙德说,等修葺之。初为书塾,后改书院。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大雷电以风院毁。清朝乾隆年间,李国治、卓振声等捐资,无为寺东,并置学田数十亩。到了道光年间,卓启镐又捐田助学。直到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改为松溪学堂。
       此两处书院的屡毁屡建,充分说明书院在奉化士人及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也证明当年统治者对待书院限制和利用的双重措施。
       而到了明代,奉化书院的发展“经历了沉寂——勃兴——禁毁的曲折道路”。明初因政府重视发展官学,提倡科举取士,使官学兴极一时,书院备受冷落,近百年不兴;明中叶以后,因官学空疏,科举腐化,书院教育由此复苏,嘉靖以后,发展到极盛。“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知县萧万斛复建广平书院在司马桥西北。”后来,又被废弃变为僧庵,直到道光二年(1822年)的200余年后,才有奉化县知县杨国翰痛心于佛教“占吾儒之庠塾为虚空之道场,使先辈流风遗迹尽归澌灭”乃迁僧及佛像,整葺楼屋及四周墙垣,重新兴复广平书院,并予道光二年三月亲自撰文记之。
但是,由于书院研究学术特质的复归,书院讲学的政治色彩愈来愈浓,“讽议朝政、裁量人物”,统治者深感“摇撼朝廷”。明代后期,当权者先后四次禁毁书院,严重地戕害了学术思想的发展。
       清初,统治者为压制舆论,消除南明的复国情绪,对书院严加限制,但禁而不绝,不过这时的书院已经同官学没有什么区别,从元代开始的书院官学化倾向,到清代达到极致。清代书院学习的主要内容是八股文制艺,目的是参加科举考试,获取功名,完全丧失了书院原有的教学风格与学术研究的性质,其独立性和自主性已所剩无几。此时,奉化的古代书院较有名气的是这么几处:锦溪书院、上林书院、狐山书院、东山书院、千秋书院、篆山书院等。现将光绪《奉化县志》上的这几处书院有关记载摘录如下:
       锦溪书院在黉宫东,始名义学。康熙三十年(1691年),(县)令施则曾建,旧存学田二十亩,又增置田二十亩,以实馆饩给修葺。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县)令陈滋重修,前增闬门后置寝舍。观察长沙罗公因邑有锦溪榜其门曰:锦溪书院。郡守史公尚廉有记。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知县李前泮、董事严翼鋆等遵改龙津学堂,三十一年(1905年)改奉化中学堂。
上林书院县东南六十五里大脉隩口,黄贤林氏旧居大脉隩里。后迁今址,因称旧居曰上林。康熙间,为林姓香火院祀,其祖镮釴与和靖先生寻改名书院,置田二十余亩,山三则,院屋中三楹,两厢各五楹,今半圮。
       东山书院县东七十里的马东山麓(今裘村镇),清嘉庆元年(1796)裘村人裘必坚合邻村捐资建造的。院屋有前后两进和东西廊庑,组成一个四合院。《忠义乡志》记载,书院大门上方有额“东山未远”,系东晋谢安典故,由秀水孟晟创意,吴兴许森玉所书。书院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四朝,光绪三十年(1904)东山书院因科举制度的废弃,创新学,改名为忠义学堂,这与1901年奉化锦溪书院改名为龙津学堂同一时期。
       狐山书院在县治南七十里的柏坑狐山上(今大堰镇)。清乾隆年间由乡人王国伦创建。
       千秋书院在县治东南七十里应家棚村(今裘村镇内),清光绪七年(18841)由乡人张为霖创建,并置学田40余亩。
       篆山书院位于县治南六十里,小万竹石篆山麓(今大堰镇内),清光绪十年(1884年)由乡人王禹堂等11人合资创建,有学田30余亩。
清顺治九年(1652年),朝廷敕令“不许别创书院,群聚徒党”。书院受到抑制。雍正十一年(1733年)书院解禁,但已经失去以往那样的讲学之风,教材以四书五经为主,教学以课考为中心,有月考、季考,学生埋头八股文习作,书院成了参加科举考试的预备学校。
       鸦片战争之后,闭关锁国百余年的“天朝大国”的大门终于被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所打破。在“师夷制夷”的洋务运动中,洋务学堂如雨后春笋般兴起,改革旧式书院就成为大势所趋。在此情形下,清政府终于采纳了张之洞、刘坤一的建议,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下诏将各省城书院改为大学堂,各府书院改为中学堂,各州县书院改为小学堂,并多设蒙养学堂。清末,奉化书院逐步改体、停办,著名的锦溪书院亦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改为奉化中学堂。至此书院制度走完了近千年的曲折历程之后,最终汇入了近代学校教育的洪流之中。
       然而,奉化人民依然怀念这“穷理尽性”热烈探讨学术理论,自由辩论学习、相互研讨学问先人创造的这样一种教育模式,龙津书院、锦溪书院、上林书院这些书院名号,千百年来留存在奉化人民的记忆深处,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这不,前几年,奉化中学为充分发挥教育资源的潜力,也曾办起了初中部的“龙津书院”;而那些房产商更是不落俗套,把新建的楼群小区命名为“龙津尚都”、“上林华庭”等等,奉化古代书院的文化沉积源远流长!
 
 
 
本文参考资料:
《光绪奉化县志》
《奉化教育志》2003年4月第一版
《忠义乡志》
《试论元代书院特征》——黑龙江民族丛刊2005第一期
《元朝发展教育,明朝毁天下书院》——铁血网“中国历史”
《宁海名人与精神遗产》——陈有西
《历史上的宁波书院》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779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18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