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情史料>史海钩沉

考王正廷二三事

发布日期:2006-11-02  查阅次数:725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史海钩沉

王正廷(1882——1961年),原名正庭,字儒堂,奉化市西坞街道税务场村人。王正廷作为中国近代史上外交家、体育 家,建权颇多。1989年版《辞海》(以下简称《辞海》)、1994年版《奉化市志》(以下简称《市志》)在人物条目中都有专目介绍,可见王正廷在近代史 上的地位和影响。

笔者在阅读王正廷专目时,发现《辞海》说的与《市志》记述人内容有很大出入。《辞海》优劣参半,后半部分内容比较翔实,语言简炼规范,但前半部分事便有不 少差错,又仅仅从外交家角度切入、开展,对体育家的内容只字未提。《市志》硬伤大多,虽然弥补了《辞海》许多不足之外,尤其是增加了字数,扩充了内容,几 乎把学问家、外交家、社会活动家和体育家的事便都一一罗列了,但最要命的是望文生疑,乱改史料,乱写事件,出现了不应有的差错和说法不够准确的毛病。这些 问题,笔者想择要给予考证和剖析。

一、《市志》是地方性文献,是最具有权威性的母体性材料,也是最注重实事求是的著作。可能出于对本籍人士偏爱、 对家乡的热爱,《市志》不是冷静地处理材料,顺利成章地加以引申,发挥和加强,却采取偏执一词,乱改史实做法,来提高王正廷的地位。这样一改,不仅无益于 王正廷形象,也内伤了《市志》自身,还波及到使用者文章质量。比如:“1919年1月任中国全权代表,出席巴黎和会。”《市志》如是说,就是成为国际笑话 的一个错误。这个笑话,因为出自《市志》之口,中国大百科全书、不少文章也照引不误,大有以讹传讹,蔓延之势。为了说明王正廷不是中国全权代表,笔者想稍 微多点笔墨,把中国参加巴黎和会来龙去脉说一说。照理,当时中国还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综合国力十分贫弱,辛亥革命合,由于袁世凯作俑和孙中山建立 又逐渐形成北京政府(又称北洋政府)和广州政府(又称南方政府、广州军政府)两个政府,内战不断,军阀割据,南北和会常开,根本无力也无暇参加第一次世界 大战,远涉重洋,同德国、奥地利宣点。作出参战这个决定,既没有通过众议院,也没有经过全民公决,完全是由北京政府段祺瑞内阁通过非法手段作出的。早在第 一次世界大战末期,美、日两国怂恿中国对德宣战。1917年3月,北京国会通过对德约交案;同年5月,段祺瑞内阁又通过对德宣战案,但在众议院审查中没 有。此案后因发生张勋复辟事件而被搁置。张勋复辟被平定后,国会、众议院不复存在,北京政府才发布《大总统布告》,正大对德、奥宣战。宣战后,中国派出数 万华工到欧洲参加协约国一方作战。中国取得战胜国资格,虽事出有因,但说到底是用数万劳工的生命和血汗换来的。1919年1月8日,在巴黎召开的第一次世 界大战战胜国和平会议,史称和平会议,实际上是一次协调战胜国关系和瓜分胜利果实的会议。中国是战胜国之一,理所当然有权提出议案,并派代表出席会议。中 国代表团阵容如下:北京政府外交总长陆征祥任首席代表,北京政府委任中国驻美、英公使顾维钧、施肇基和广州军政府全权代表、外交次长王正廷为代表。《市 志》说王正廷任中国全权代表,我考虑是否出于以下几种原因。一是出于广州政府之中,因为当时北京政府、广州政府争吵不断,都称自己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

二 是认为北京政府是个卖国政府,因而来个不承认主义。三是不懂近代现代史,把“广州军政府”这个定语改成“中国”,殊不知这一改枪毙了一个政府,勾掉了三位 排列比王正廷高的代表。上述三种做法,前两种虽情有可原,后一种属实学究气,望文生疑,不管史实,乱抹朱笔;但不管有情无情,都属于实不符,于理不通,不 值得实行。这说是笔者管见。
二、人物条目中,最好不要插入重大事件。这是写条目时一个取巧的原则。因为重大事件所费笔墨多,又难于驾驭和写好,与 人物挂钩又要化不少周折,条目篇幅又有限,所以多采取回避办法处理。《市志》却违背常规,来过就重避轻吃力不讨好的办法,在王正廷条目中,写了“五四”运 动,写了“五四”运动同王正廷的关系,结果闹出了不少国内笑话。比如“和会漠视中国主权,非法决定让日本继承前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国内由此爆发‘五四’爱 国运动。”这个“五四”运动起因论就出现了不少问题。早在“五四”运动之前,辛亥革命爆发,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主义,兴办学校,传播进步 思想,大批爱国学者和先进青年出现,为“五四”运动爆发提供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这个内因在写“五四”运动时应时就加以照应,用几个字十分含蓄地点明 才好,否则“五四”运动就失去了时代背景,就不是历史的选择、时代的选择和人民的选择的一次爱国民主运动了。和会也根本不是漠视中国主权,而是对诸行动, 践踏中国主权,否决中国代表团提出的放弃在华特权,归还租借地等7项条件,取消“二十一”条的卖国条约,收回德国在华一切特权的议案,还无理决定日本继承 在德国特权。针对英、美、法、日为首帝国主义国家以战败国待遇对待中国,瓜分中国罪恶行经,北京政府不是以民族利益、国家利益为重,却丧权辱国,几次去电 训令中国代表团放弃提案,在和约上签字。帝国主义国家侵国,北京政府卖国,才是“五四”运动的爆发导火线。如果照《市志》所述,仅仅是和会罪恶行径所致, 那么,不但开脱了北京政府罪行,也使“五四”运动提出的“内除国贼”口与失去了来历。

三、广州政府的立场,王正廷一贯态度,是反对北京政府参加第 一次世界大战的,是支持向巴黎和会提出议案,申张民族气节,维护国家利益,反对在和约上签字。《市志》说“王正廷倡议响应,6月28日,中国代表团拒绝在 和约上签字。”王正廷在巴黎和会上的积极作用,理应得到肯定和赞扬,但说他倡议响应,又“拒绝在和会上签字”,就于实不符了。史载:在“五四”运动强大压 力下,1919年6月28日,我国出席巴黎和会代表拒绝凡尔费对德和约签字,首席代表陆征祥等致电北京政府,说明拒绝签字的理由。此前,陆征祥一再向和会 最高会议要求保留签字,皆被拒绝。代表团代表、中国驻美公使顾维钧致书美国总统威尔逊,严正声明我国立场。英、法专使深信中国政府已决定签字,迫于日本压 力和目睹美国总统威尔逊转变立场,故一再不理中国代表团要求。这就是中国代表团拒绝签字全过程。王正廷在巴黎和会上的出色表现和积极作用,正是地方志所要 搜集和撰写的最珍贵的史料,但照《市志》现在所写,不仅经不起推敲,也没有史料意义。

四、王正廷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位当之无愧的体育家。《市志》 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十分可惜,所以既草率又轻描淡写地写上了半句中心句,根本没有到位。“正廷素好体育,1912年发起组织中华体育协会,任名誉会长。 1922年任国际奥林匹克终身委员……。”“素好体育”,仅仅是个人行为,兴趣爱好,能得到这么高职位和荣誉吗?不是。笔者以为,“从小热爱体育活动,一 生热爱体育事业和奥林匹克运动,并为此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才是王正廷得到“奥林匹克终身委员”这个殊荣的主要原因。

以上写的是笔者一孔之见,定有不当之处,欢迎方志界同志批评指正。方志是经世致用之作,是一个地方的百科全收,是容不得半点不实之处的。方志又不能像《辞海》那样,可以再版时修正,只 好一错到底,遗憾万年。这就是方志难于其他著作的地方,也是方志工作者要求更高于其他文字工作者的地方。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6  内容:857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655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