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情史料>历史遗迹

烽火狼烟象山港——探寻奉化古代海防工事

发布日期:2016-01-27  查阅次数:471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历史遗迹

王玮

pic_22.jpg

  应家棚石城 

pic_23.jpg

 长岭烽火台遗址 

pic_24.jpg

 塔山巡检司遗址

 
    狭长的象山港像一把利剑将奉化和象山、宁海劈开,两地隔港相望。象山港也像一个大口袋由东北向西南深入内陆形成半封闭海湾,港内水域宽阔,横贯象山、宁海、奉化、鄞州、北仑五地,海岸线曲折连绵,全长406公里,其中奉化段长61公里。象山港外就是东海,连接着浩瀚的太平洋。 
    象山港地理位置素来重要,尤其处于港口的湖头渡是扼守港域的要冲。据《奉化市志》记载:宋开禧年间,就置有鲒埼巡检司,设寨1座,在漂溪另设厅事,建军房、射亭共55间,南宋嘉定七年(1214),庆元府拨土军(士兵)50名,后增至57名。元代又增设东宿巡检司(今裘村镇所属),因地理位置重要,驻弓兵100名。明代开始,倭患不断。象山港畔的奉化渔村自古都是业渔为生,世代相袭的谋生方式虽然充满着风险却也祥和宁静。但是,这样的生活却被无情打乱———倭寇和海盗的屡屡侵袭,使象山港吹拂的海风充满血腥味。为加强沿海防御,朝廷一边充实鲒埼巡检司兵力,一边在松岙新建塔山巡检司,上置更楼,以警晨昏。又建山海公署1所,驻弓兵100名,防御倭寇舰船入侵……千百年过去,这些海防设施大多已经圮废,湮没于荒山野岭。 
    为了摸清我市象山港海域古代海防工事,我找来“三普文物”资料,翻开一叠叠厚厚的原始档案,从中找寻历代海防工事构筑情况,了解现存遗址遗迹。 
    塔山巡检司遗址 
    巡检司制度始于五代,盛于两宋,元袭宋、金遗制,是我国元、明、清三代县级衙门底下的基层组织,其主要功能以军事为主,日常负责盘查形迹可疑、走私贩盐之人,或追查、缉拿盗贼、囚犯等,对维护社会治安起着重要作用。 
    奉化最早有记载的巡检司建于宋开禧年间,名鲒埼巡检司,坐落在今鲒埼元王邵村。后又陆续建成公塘、连山、田下、栅墟、东宿巡检司。明洪武十七年(1384),朱元璋派亲信汤和到宁波等地巡视海防,汤取消田下巡检司(原址在湖头渡),在松岙村前的塔山上改设塔山巡检司。到明嘉靖时,这些海防设施已历200年左右,年久失修加之戍兵素质低下、数量不足,便形同虚设,致使鄞州、象山、宁海等地倭寇侵扰不断。嘉靖三十一年(1552),倭寇又犯象山,屠杀数十人,掳掠十余日方才退去。当时奉化县令萧万斛已是坐立不安,他马上深入忠义乡(现松岙、裘村、莼湖一带)沿海一带了解倭情,细察地形。经过认真视察、思考,认为“是湖头岂惟鄞与象山宁海之要冲,实奉川腹心所系”,于是决定选择湖头渡作为防御倭寇的重要据点。他把塔山巡检司迁至湖头渡口,又增设了一些防御工事,建山海公署一所,驻弓兵百名;筑石城一座,上置更楼;造十桨哨船10艘,用以巡逻边海,防御倭寇。 
    那天我和单位同事一起寻访塔山巡检司遗址,遗址在今湖头渡村“五份头”西北,因为修筑公路已被一剖为二,古司城坐西朝东,面宽55米,纵深73米,三面倚山,城内遗址上种植了各类蔬菜。我们沿着田埂往里端搜寻,走到山脚处的一片竹林边,看到里面有整齐叠砌的块石,应当就是过去的城墙残址。遗址北部高4米多,左右两旁高约3米,右首尚存10余米石砌比较完整。这些大石块或裹着青苔,或爬满藤蔓,已经完全被人遗弃。后城墙界下原有一口水井,井仍在,但已湮没,尚可见缕缕流水溢出。 
    应家棚石城 
    石城位于应家棚村内。据传明朝时,应家棚村不在今址,在离岸稍远的地方。所以石城独峙海滨,横扼要道。石城为何要建在此地,这是由应家棚村特殊的地理位置所决定。应家棚村距象山港海面只有两三里路,海面宽达五六平方公里,是象山港鹿颈头登陆要冲,从海防安全角度看,古代时极易遭受来自海上倭寇和海盗的侵犯。明嘉靖年间,东南沿海是倭寇入侵的重点地区,应家棚村曾多次遭到过倭寇骚扰。 
    为了减少倭寇和海盗对村民的侵犯,当地乡民和官员都十分重视海防防御。他们成立了民间抗倭组织,邀请武艺高强的汪较做民团首领。据说汪较是萧王庙棠云人,以打猎为生。他的臂力很大,能拉强弓,箭法高超,尤其还擅长在箭头上涂抹毒药,以增强弓箭的杀伤力。他来到应家棚后,指挥村民堆筑防御工事,训练村民使用弓箭,提高实战能力。嘉靖三十一年(1552)四月,倭寇又进犯应家棚,义士汪较率弓箭手在石城内外与倭寇展开殊死搏斗。最后,倭寇虽被击退,但汪较也因身负重伤而亡。 
    清初,倭寇虽已消失,但海盗还有,同时在应家棚村对面的鹿颈头、悬山等岛屿上,驻扎有张苍水率领的反清义军,势力比较强大,屡屡重创前来围剿的清军。象山港两岸民众对义军支持的热情也很高涨,千方百计接济义军。清政府一时无法从海上战胜义军,便采取海禁的办法,从陆上断绝义军的粮草,以图尽快消灭沿海反清势力。清廷全力禁海,给沿海居民带来了巨大灾难,应家棚村民被迫迁到十余里外的莼湖,饥寒交迫;房屋变为废墟,到处残垣断壁。顺治十八年(1661),清政府一方面在象山港周围搞坚壁清野,另一方面抓紧构筑防御阵地,以防范义军进攻奉化。他们在湖头渡、裘村、应家棚和吴家埠四个要地设置汛营———军队驻守沿海地区的兵营,同时又在这四个地方各建一座石城。应家棚石城在明石城的基础上重新修筑,据光绪《忠义乡志》载:当时应家棚石城的规模为“内围一百丈五尺,阔丈二尺”。这里的“阔”,指的是石城墙的厚度,即相当于现在3米多,内外用石块垒筑,中间填满夯土,异常坚固。据村人传说,新石城是由从外地抽调来驻防的士兵建筑的,因时间紧迫,筑城石材取自当地,除开采部分岛石外,大多拆挖了应家棚村民的房屋和坟墓,将屋基石、墓石用于建造石城。石城在南、北各设一个城门,城内建有简陋的防御营垒和营房。当时应家棚石城是个海防指挥所,驻有千总、把总各1员,绿营兵300名。它还兼管附近杨村、石盆、马头三汛,辖区内有3座瞭望台,4个烽火台。 
    石城遗址尚存,略呈长方形,东西宽67米,南北长76米,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城墙高约3米,墙体厚度只有0.8米。城内军事设施早已荡然无存。石城的这些变化与一个叫陈宗昭的应家棚人有关。民国初年,石城已成为一座废弃的兵营,陈宗昭正从日本留学回乡闲居家里。他看中了这座荒芜的石城。因为看不惯官场的腐败现状,拒绝出去做官,他托在杭州为官的同学用800块银元买下应家棚石城的所有权,从此,石城归陈宗昭私有。为扩大城内面积,他先是拆除了石城内的破旧营房,再拆掉城墙的里层石墙,石块用于修补和增高外城墙,由此形成了单面城墙。并且利用墙内的夯土垫高了城内地基,在石城东南角建南北向楼房6间,东西向平房1间,还在房屋四周种植许多从国外引进的果树和花木。上世纪20年代前后,石城改建完工,此时的石城已非兵营,更像是一个气派的私家庄园而闻名当地。 
    长岭烽火台 
    烽火台是象山港一带又一种海防工事。历代朝政和沿海居民为防御海上来犯之敌,在象山港边山峰上修筑烽火台。“三普”调查中记录在册的就有15座,如栅墟台、鲒埼台、跳头台、栖凤台、黄贤台、马头台、塔头山台和长岭台等,这些沿港而筑的烽火台错落排列,遥相呼应,台的型制大多呈方形,个别为圆形,基本以外围石块砌筑、内里夯实黄土的做法制成。根据年代不同,烽火台御敌对象也不同,如建于明朝的陡溪坑烽火台,位于应家棚村南1公里处的陡溪坑山山顶,主要是防御海盗和倭寇,那时只要远远地望见烽烟升起,村民们便立即奔走相告,拖儿带女逃奔到十里外的莼湖去避灾。而位于湖头渡村长岭山顶的长岭烽火台,却是清政府为了围剿“楼船浮沉三千里,义帜纵横二十年”的浙东反清勇士张苍水军队而建。为肃清张的余部,顺治十八年(1661)起,清政府又推行更为严厉的禁海迁界令,将苏、浙、闽、粤、山东、直隶六省沿海居民内迁至离海三五十里处,规定寸板不许入海,界外房屋村舍一律拆毁焚烧,以暴力制造出一个无人居住区作为隔离带。 
    为了一探烽火台的真面目,我沿长岭山脚往上攀登,又沿一条健身步道登上长岭顶。远远地望见用大石块垒起的一座石台,台高约4米,台基四周被不知名的杂树包围,石块大小不一,有规律地叠砌着。攀拉着从石缝中长出的树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登上台顶。台面呈方型,坑坑洼洼,边长9米,中间有凹陷处,直径1.5米。拨开杂草,发现深黑色的土质,应该是当年燃烧过的烽薪。西北角散落着零星的青砖和残碎的黑瓦,想必是当年为守台人搭建的简易房遗址。环顾四周,象山港中大小列岛尽收眼底,若不是被造船厂的大厦挡住部分视线,若不是因为前些天天空中飘浮着蒙蒙雾气,说不定还能欣赏到起伏的浪潮! 
    几年前,我曾亲密接触过象山港,为了找寻一千年前因海难而倾覆的宋代船只,从高高的舰艇上跃入象山港,下潜到28米深海底,象山港如母亲般拥抱了我,任凭我在她光滑如丝缎般的腹肌上摸索,搜寻千年遗痕。象山港也如一方舞台,你刚唱罢他登台,不知演绎了多少本悲剧和喜剧。“舞狼烟雷动响九天,烽火染征袍。看少年多骄,旌旗战鼓擂敲,灭绝浩劫休逃”,正是象山港最好的写照。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76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07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