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拾零藏宝>纪念活动

亲历日军在奉暴行

发布日期:2016-03-03  查阅次数:302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纪念活动

戴岳轩
 
       我今年已80多岁,日寇进犯奉化时,我虽年幼,但已懂事,亲历家乡沦陷,亲人死难,百姓遭殃,此生永难忘却。 
       1939年我6岁。那年7月5日,堂叔戴运松挑柴到城内卖,在南门桥上休息时,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抬头猛见3架日军战机从北门方向飞来———飞机飞的只有几层楼那样高,连坐在机舱里的日本兵嘴脸都能看清———急剧俯冲而来,投下炸弹,把在桥上坐的、桥下洗衣的、路过的10余乡亲炸得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河水。堂叔的头颅被炸落在河中,一直没能找到。遗下年轻妻子和幼小儿女,生活艰难,只得把女儿送人。事后获悉,日本鬼子先轰炸城里厢,在北街戴家阊门丢下2枚炸弹,后又多次轰炸溪口、江口、西坞、方桥、萧王庙等地。我亲眼目睹县城内凉亭、街头到处坐卧着外地或本地流离失所的大批难民。 
       1941年4月22日溪口沦陷,日寇随即进逼县城,先占领高地,在华顶山、岩山、龙山上筑炮台,架上机关枪,对我县经黄泥墈向西南方向转移到楼岩、柏坑的军政、百姓大肆扫射。我家在县城西门外黄夹岙,半夜我被一阵阵密集的机关枪声惊醒,见室外火光映天,一片火海,子弹在屋瓦上擦出火花。当时我只有8岁,大概父母避到山岙去来不及把我拖走,家里只剩下我一人。我怕得不敢哭,躲在事先用棉被覆盖的八仙桌下,侥幸活了下来。 
       4月23日下午,县城沦陷后,日寇先进行抢掠,我同学周时英家在直街开车行,东西被抢光,无法生活,只得远投他乡。另一同学周立生的父亲周聚家,在福建南平贫儿院担任总务工作,负责贫儿的吃穿住行。周父被日军射杀,子弹穿透身体,年仅32岁。这是千百万不幸同胞的其中2例。 
       日军侵占奉化期间,城里、大桥的百姓都逃往城外山乡。日寇用铁丝网围城,设东、西南、北3个岗亭,由鬼子站岗,凡我同胞进城出城,都得向鬼子敬礼,受尽凌辱。有人实在饿得发慌,趁夜色钻铁丝网入城回家拿些吃的,被鬼子发现就刺死。如此,在外避难的人不敢进城。在我家避难的亲友提议:外婆携我从西门进城去打探情况。我俩做好不测准备。走近岗亭,见两个鬼子,左手握着佩挂在腰间的长刺刀,右肩背着长枪,牵一只高大的狼狗,脚踏铁靴,正步出岗亭向我们走来检查,吓得我外婆叫我“快双手合十拜”。鬼子见是一老一小,大概亦为收买人心,塞给我一把盐炒罗汉豆,让我们进城。转背我把豆扔掉,因为我们都怀疑日寇不安好心,吃了会生当时到处流行的瘟疫。 
       据我的老伴回忆,他那时住在宁波,七月半中饭后,他嫂嫂丁氏感到不适,当晚上吐下泻染上了霍乱,送医院被鬼子阻止(晚上不准外出),次日早上即逝,可怜她怀着八个月身孕,腹中的孩子也一起死去了。当天照顾嫂嫂的祖母感染发病亦逝,就这样不到3天时间结束了3条生命。当时社会,棺材供不应求,亦是托人才购得白皮棺材。 
       4月底,有卖国贼组织所谓的“维持会”、“和平军”,在东关桥西北边和北街都设有妓院性质的俱乐部(现在看来可能是慰安所)。 
       城里俞济民家北端房屋下面,有河流经过,本是俞家洗衣物之处。日寇宪兵队入驻后,把南端朝陈家弄的后门关闭,把北端河的东、西两端用铁栅栏封了,作为水牢。被捉的抗日同胞,在这里受尽酷刑,昏死过去时,就被牵绳丢入河水中,醒后拉到天井,再拷打审问。墙外如有动静,放出狼狗咬人,当时陈家弄几乎无人经过。我胆大,放夜学经过,几次蹑手蹑脚地贴近门缝窃看,见天井里放着一只大木桶,还听到呻吟之声。 
       白天炮台上的鬼子,常到村里来找“花姑娘”;城里的鬼子常出城拉“民夫”去干苦工。百姓日夜提心吊胆,人心惶惶,一听狗叫声和铁蹄声,都迅速躲入屋后事先伪装的柴堆里。有次,我家正在做糯米黑芝麻团,来不及躲避,只好留下我和外婆跟鬼子纠缠,这样才使家人避入柴堆里,而麻团因为黑乎乎的也没有被抢走。事后大家还笑话:“鬼子也怕死,不敢吃黑乎乎的麻团”。另一次,我小舅舅周宝根在田里低头插秧,没有发现鬼子逼近,就被抓去做苦工。那时候有很多人被“拉夫”到城里官山顶、城西华顶山等处筑壕沟,稍不小心,鬼子就把刺刀放在脖子上威吓:“杀拉杀拉!”被杀害的人就地埋掉,还有被活埋的。 
       那些日伪军白天站岗,晚上到山村抢劫。 
       1944年农历八月,我嫂嫂王国安在家待产,11日晚上,日伪军来抢劫,我叔、婶3户10余人用竹梯爬到低矮的阁楼里躲藏起来,然后把竹梯拔上阁楼,免被鬼子发现。但因嫂嫂曾亲历在箭岭下的娘家遭鬼子“三光”的情形,吓得她不停发抖,抖得连地板、牙齿都发出声响———次日胎儿吓落,母婴都死亡。 
       1945年6月,青黄不接时,家乡发生饥荒,鬼子却握着长刺刀和又长又尖的铁条,挨家挨户搜刮粮食。他们东戳戳、西戳戳,一处也不肯放过,把我家藏在柴间的口粮抢去,不少人家只能采野菜充饥。 
       1945年8月15日,日寇投降。当天晚上,驻奉化的日本鬼子中有几个军官剖腹自杀,结束了罪恶滔天的一生。其余鬼子于8月18日前,灰溜溜地撤出奉化。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6  内容:85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45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