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拾零藏宝>纪念活动

这里也有血迹

发布日期:2016-03-03  查阅次数:267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纪念活动

毛昭飞
 
       岩头村为省历史文化名村,我生于斯,长于斯,在那里工作多年,有特别的情感。 
       我家就住在岩头东北角下阊门。下阊门历来称“登科阊门”,也叫“旗杆阊门”。墙门朝南,门额顶挂有“父子兄弟叔侄登科”的匾额,据老前辈说这个阊门里有好几个人中举故称登科阊门,也真“了不起”。阊门属“四合院”式,全院620平方米。为什么又称旗杆闻门?原来这个墙门有资格升旗,竖旗杆子的四条长方形石料矗立在进大门的左右两边。墙门里近两百年内住有毛姓均、安、和三房。岩头第六世孙、均房“艺冠两浙”的清代大书法家毛玉佩太公住在墙门东北角边上;十九世孙毛东卧三次中榜,其中两次是秀才头名得禀贡生。他在墙门里办有私塾,不仅练得一手大草,还会治病,德高望重,为邻里称道。墙门背山面溪,幽雅清静,风光旖旎。清晨百鸟齐鸣,悦耳动听;晚上万籁俱寂,点灯伏案攻读,而后上床就会很快进入甜蜜的梦乡。小时候放学后几乎每天去溪边钓泥鳅,清澈透亮的溪底游着一条条泥鳅。用一根竹枝竿,竿头绑上用铜丝或棕榈丝围成一个比泥鳅略大一点的圆圈,沉到水底套进泥鳅的头慢慢地移到其头颈部,猛一拉,圆圈卡紧,泥鳅就钩上来了。捉了一串泥鳅回家让老母鸡吃下生蛋,母亲每天早上给我吃一只,那时墙门里的人生活悠闲。 
       墙门里的人有头脑,善谋发展。 
       19世纪末均房的子孙去外地做红帮裁缝,辗转去了香港;安、和两房子侄有的去宁波开柴行,有的至上海住长寿路开木器店做掮客等。偌大的墙门只剩下4户人家,直至1937年“8•13”抗战,在上海谋生的尚正太公、裕富叔公等三家十多人逃难回到墙门里,人气才旺了起来。谁知日军不久侵占奉化,接着兵荒马乱,祸害无穷。 
       墙门里的人过起了提心吊胆、心惊肉跳的日子,因为驻扎村附近康岭桥头的日本兵不时侵犯岩头。当时我七八岁,傻呼呼的不懂事。一天在楼上窗口向村口望去,见一群日本兵冲进来,男人怕被拉担夫,女人怕遭欺侮都躲了起来。几个日军冲进墙门,搜索不见人影就一个劲地捉鸡吃。捉到鸡用刺刀斩去鸡头,丢进沸水里煮,而后拔鸡毛“吧嗒吧嗒”地啃起鸡肉,弄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这年的麦收季节,墙门里的裕相叔公在明堂里打麦子,忽然听到“呼呼呼”声音。他抬头一看,见有一个像热水瓶模样的东西缓慢地从防风林区朝村方向飞来。 
       叔公四处喊人,没人回音,意识到可能是敌人的炮弹,马上伏地。只听“轰隆”一个巨响,炮弹在墙门内的第二道大门额顶上爆炸,倾刻间西墙炸塌了。原来这是日军设在亭下细地岗炮台打来的,这颗炮弹强弩之末,末达预定目标,只到我们墙门爆炸了。后来我们把倒墙的瓦砾泥石在院子里搭起一大花坛。 
       1945年7月21日,抗战胜利前夕有四五百日军于凌晨4时从白象山顶向在岩头油毛岙、西峰寺一带的县府国民自卫队发炮,自卫队6个中队在牛路岗应战。岩头白象山和牛路岗遥相呼应,墙门就在牛路岗山脚,十分危险。于是,我和父兄三人翻过庙湾躲在朱家山脚,直到交战结束才回家。后来知道这一天鬼子动用小钢炮3门,轻重机关枪48挺,军马10多匹,激战2小时后下村骚扰抢劫,墙门再次受难。这次激战,击毙日伪军1人、伤2人,自卫队阵亡21人、伤6人,死者就地埋葬了。惨呀、苦呀!日军在山里山弯里弯的小山村也留下斑斑血迹、点点仇恨。 
       (陈国承据《奉化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文献资料整理)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6  内容:85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451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