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情史料>史海钩沉

忆雪窦寺太虚法师

发布日期:2006-07-18  查阅次数:528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史海钩沉

在1946年10月的一天,我在雪窦寺大雄宝殿玩,忽然有一和尚喊着:太虚法师出来了!太虚法师出来了!(大概示意僧众肃穆之意)。话音未落,太虚法师真的出来了,我有幸终于见到了这位大和尚。

1947年5月7曰,太虚法师在上海玉佛寺去世,在雪窦寺法堂内也设有灵堂。法堂大厅正中挂着太虚遗像,在遗像上面挂着一张横匾,匾中写着“潮音永亮”四个大字,系蒋中正所书。法堂的大厅周围挂满了有关歌颂太虚法师在抗日时期所作出的业绩的挽联。

太虚和尚,姓吕,俗名涂森,法名唯心,字太虚。浙江崇德人,生于1890 年1月8曰(清光绪十五年十二月十八日)。五岁丧父,六岁丧母,由外祖母抚养成人。外祖母虔信佛教,对他有很大影响。他九岁随外祖母朝拜安徽九华山。十三岁又随外祖母朝拜浙江普陀山,从此萌发出家思想。十六岁在苏州平青小九华出家。当年依宁波天童寺寄禅和尚受具足戒。同受戒者数百人,太虚年龄最小,但答问戒律名列第一。

清朝末年,革命思潮日盛。与太虚同寺的华山法师教育他以革新之路求佛教复兴,让他阅读康有为、梁启超、章炳麟、谭嗣同的著作和严复的译作。

太虚十 分欣赏谭嗣同的“仁学”,以之自励,并以佛教救国救天下为己任。1909年冬,太虚随寄禅和尚参加江苏僧教学会,这是他从事佛教运动的开始。1911 年,太虚赴广州宣扬佛法,被推为广州白云山双溪寺住持。他与革命党人来往甚密,因写诗吊唁黄花岗烈士而招忌,潜返上海。为加强各佛教寺院的联系,复兴并发 展佛教势力,太虚于1912年在南京创设中国佛教协进会。当时寄禅和尚领导组织中华佛教总会,由寄禅任会长。不久,寄禅在北京逝世。寄禅追悼会在上海召 开。太虚在会上提出“教理革命、教制革命、教产革命”的口号,主张用佛教解决现实问题。

中华佛教总会1913年在上海正式成立。太虚任该会机关刊物《佛教月报》总编辑,发表了《宇宙真理》、《致私篇》等论文,这是太虚思想发展的第一时期。他的佛教观点基本上是承袭古人的用“宗下”和“教下”说明佛法的全部内容。

1914年太虚在普陀山锡林禅院闭关治学,钻研天台宗、华严宗、法相宗、禅宗、律宗、净土宗、密宗,三论宗等,旁及古今东西之学,著有《整理僧伽制度论》、《成大乘论》、《法界论》等。这是他思想发展的第二个时期,他的佛学观点基本形成。

太虚于1917年春漫游我国台湾省和日本,考察日本明治维新以来的佛教。他与蒋作宾、黄葆仑、陈元白、章炳麟、张謇、王一亭等居士在上海成立“觉社”,由他主编《觉 社丛书》。1919年初,改名为《海潮音》月刊,继续担任主编。

1923年以后,是太虚思想发展的第三时期,与前二期截然不同,不为旧有宗派所拘束。这时期太虚思想可分“教”、“理”、“行”三者来讲,他所说的“教”是对释迦牟尼等佛教导师遗教的研究;所谓“理”是对佛教理论的探求;所谓“行”是指佛教修练,如持戒、坐禅、念咒、念佛等。

太虚为了复兴庐山大林寺的佛教,二十年代中期到三十年代初期,开暑假讲演班,使沉寂数百年的庐山佛教复活,来听讲者多是信仰基督教的中外人士。太虚由此产生联合世界佛教徒从事世界佛教联合会运动的思想。他于1924 年夏天在庐山召开“世 界佛教联合会”,日本、德国、美国、芬兰等佛学家都来参加。太虚在讲话中结合大乘佛教“利他”教义,阐明反对战争、反对侵略的主题。 为了改革佛教,培养骨干,太虚热心于筹办僧侣教育机关。武昌佛学院、闽南佛学院、汉藏佛学院等都是他一手筹办的。他还在上海创设佛化教育社,出《心灯》旬 刊,进行佛教宣传。他在武昌佛学院讲《志行自述》,提出“志在整理僧伽制度,行在瑜伽戒本的口号”。武昌佛学院采用日本佛教大学教材,管理制度参用丛林约 规,早晚诵《弥勒上生经》。

太虚 于1924年在《海潮音》第五卷第二期发表《新僧》一文,主张僧尼都应当受 教育,接 受新思想,以适应时代的要求。后来兴起的新佛教运动,受这篇文章的影响很大,僧众把太虚拥戴为新佛教运动领袖。

太虚于1926年遍访南洋群岛,并于1928年秋天去英、法、德、荷、比、美国等国宣讲佛学。他应法国学者建议,在巴黎筹组世界佛学苑。回国后写成《环游记》。太虚是中国僧侣去欧美传播佛教的第一人。希特勒在接见他时指出:欧洲青年需要东方佛教了。

1929年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太虚任常务会长,1923年一度任雪窦寺住持。

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时,太虚续任雪窦寺住持,他多次电告日本佛教徒:本着佛陀“大悲兼利”的精神,号召佛教徒联合起来,向日本政府抗议,促使它停止对 中国的侵略。太虚游历四川、云南、贵州等省讲学,号召佛教徒参加抗战救国事业。指导、筹组、训练僧众救护队,分发各战区服务。1 939年秋,率中国佛教代表团访问缅甸、印度、锡兰、新加坡等国,阐明中国抗日救国的政策,争取国际佛教徒对我国抗战的同情和支持。直至抗日胜利。

1947年5月太虚患脑溢血症死于上海玉佛寺,遗著有《太虚大师全书》等。为纪念一代佛学大师太虚,弘扬他的佛学精神,现任雪窦寺住持不遗余力,多方筹资,在雪窦山上建造了太虚殿(又名太虚经院)。

 

参考文献:《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第三卷·民国人物传》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825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89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