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拾零藏宝>纪念活动

作恶多端伪10师

发布日期:2016-03-03  查阅次数:325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纪念活动

尹树民
 
       伪军自称和平军,伪10师据说是由太湖土匪收编,叫暂编陆军第10师,师长谢文达,宁波人。 
       1942年2月26日(正月初二),日军悄然撤离吴家埠,这个师便随之进驻吴家埠、栖凤、桐照等沿海各村。师长谢文达师部就驻栖凤“聊可楼”阊门沈德寿家,大部队驻六房祠堂。 
       伪10师下属37、38团,最初驻吴家埠一带。 
       37团团长项自强,坍鼻子。后项外调,由38团副团长孟子杰升任该团团长。孟子杰与吴家埠吴夫成结义为兄弟,吴夫成之父去世,孟戴孝送丧,还用了军乐队,吹吹打打好不气派。 
       38团团长鲁保安部,驻桐照小学及附近民房。 
       由于伪军调动频繁,挑行李、抬太太就要抓担夫。起初,向各乡各保各甲摊派,后因摊派过多,被派的青壮年就逃避,没人肯去,于是抓担夫成了伪军的惯伎,路上、田头都抓。抬官太太往往整天整夜抬着赶路,又没能吃饱,其苦一言难尽。尹家村有一对青年叫尹阿伏和阿夫,一次两人被派去抬官太太,从吴家埠出发抬到鄞县横溪。在回来的路上又被抓去抬另一个官太太,当时下起了大雨,当兵的逼着抬快。两条腿简直快要断了,再加大风暴雨,一路艰难,草鞋也穿了洞,脚底起泡像灯笼一样。 
       1943年初夏,驻吴家埠的伪军几乎每天到尹家来“买”小菜。与其说买,不如说抢,酒足饭饱后还勒索财物满载而归。尹家一个百来户小山村,哪能给天天“满载”?即使剩下的几只下蛋鸡,村民也都藏了起来。保长搔头皮,到哪里去索要?于是避走,伪军就亲自动手。鸡猪没处抓了,就抓狗,搞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一次,伪军在村里寻找“活食”,恰好我姨妈家的一只老母鸡刚生下蛋叫了起来,一个伪军军官听到,如获至宝,急忙冲进她家把老母鸡抓了出来。姨妈见母鸡被抢,心疼得像割去一块肉一样,就在后面骂了几句。 
       那伪军军官回过头来,“这老婆子真可恶”,说完举起一腿将姨妈踢倒在楼梯石阶上昏了过去。姨妈后脑血如泉涌,没几天便死了。 
       伪军每次一到尹家,保长就得好羹好酒待如上客。伪军,小孩都叫他们“黄鼠狼”。一次,伪军又来了,小孩们远远便喊:“黄鼠狼进村了……”保长连忙避走,保长老婆只好陪笑招待。 
       来了3个伪军,一个姓许的,一个大麻子,另一伙夫,由于小菜不够好,姓许的就走进厨房,在羹橱里乱翻。后翻出一碗小黄鱼,一碗荷包蛋,那是昨天下午客人来过留下的,她没有端出来,不料被翻了出来,气得姓许的把碗往地上一砸,一片狼藉;门口正在喝酒的大麻子见了,把桌子一抬,羹碗稀里哗拉滚了一地。围观的村民和孩子正在敢怒不敢言之际,外面气冲冲进来村教书先生李德义。李先生是经学生报信才赶来的,那姓许的正在发威,他一上去便抓住姓许的衣襟道:“你到底是匪还是军?到司令部去评理!”李先生一出手,村里人纷纷站出来,拳头、耳光飞向姓许的,如火山爆发。外面的两个伪军见势不妙,转身便逃,比兔子还快。姓许的这时已是过街老鼠,被众人拖往吴家埠去。路上,四处赶来的人都动上了手,平时人们对飞扬跋扈伪军的一肚子气都往他身上发。 
       将姓许的押到降渚亭,保长尹恩裕叫大家都回去,由他、李先生和我3人押送到司令部去。 
       到了吴家埠伪军司令部,道理就在伪军手里了,哪有告状之处。李先生和我等3人被十来个伪军围圈当中,10多条鞭子把我们3人像炒蚕豆一样抽打,被打得奄奄一息才让尹家村人抬了回去。 
       伪军在吴家埠驻扎约二三年时间,当地村民生活在水深火热,暗无天日之中。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777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17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