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情史料>史海钩沉

吟咏诗谣 揽胜剡川——溪口远去的人文背影

发布日期:2006-09-11  查阅次数:659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史海钩沉

对于剡川这片故土,我怀有一股深厚的感情。在前脚尚未涉及之时,心神却早以被晋唐诸多名家的风采所迷醉。

在春日的阳光下,我随着“剡源文化”采风团一行从溪口镇上出发,顺着曲折逶迤的溪水溯源西行,踏上了被称之为“唐诗之路”发祥地之一的东支线。

发源于四明山麓的“剡源九曲”,曾经充满诗情画意,是一个极其传神的地方。当你走进“千年剡川,美丽流传”的钟灵之地,就会触觉到一股淡淡的、幽幽的、绵绵 不绝的书香气息。如今,在晋代书法大家王羲之和元代东南文章大家戴剡源先生(戴表元)这两位巨匠远行千百年之后,为了心中的一份向往和敬重,人们慕名来到 了他们的墓地追思……

诗歌摇篮中的“剡源九曲”之水款款而来,澄碧如练,仿佛源于历史。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文人骚客游历于此,留下多少韵味十足、活色生香的文字。自晋唐以来王 羲之、李白、孟郊、方干、皮日休、王安石、王阳明、李清照、戴表元等诸多名家畅游和隐居时曾抒写着剡川大地一卷卷动人的传奇的名句;千百年来弥勒佛的化身 ——布袋和尚的传奇在这悠悠天地间诉说着人世的苍茫和美丽,穿越了千年雪窦寺的悠悠钟声,一如既往地演绎着古老的传承。正是依附于这片“人杰地灵”的剡源 山水,它见证着“剡源文化”渊源,其美妙的音符伴随着剡源水绵绵流淌。

近山近水的亲历亲为,让我畅想,让我感怀。于是,我又迫不及待地“打开”溪口历史画卷,一起来品读“剡川”的岁月,品味“剡源”的生命。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那个曾经统治过旧中国22年的蒋家王朝的后花园和“民国第一镇”的溪口古镇,见证了太多的不平凡。但也恰恰是这段跌宕起伏的历史风云遗迹,掩盖了书写于剡川大地上的“剡源文化”昔日的荣耀和永恒。

剡界岭,是剡源之水的分水岭,也称剡溪之源的“中川”,它曾属于西南四县交界的地方,这里有个大湖山,当地人又称“四面山”。沿着剡源源头旁的小路拾阶而 下,放眼眺望,崇山峻岭,山脉连绵,风景如画。在那一片茂林修竹掩映下,或清流激湍,或脉脉含情,或淙淙细语,或款款流淌,昔日溪船夜棹飘悠悠的繁景仿佛 又在眼前。探幽于剡溪的源头村,徜徉在这倚山而筑、依山旁水、狭窄幽深的小村悠悠古街上,处处流淌着岁月的痕迹。无论是听村民讲述剡源村的“黄道阊门”、 “两张与辛亥革命同盟会”等风尘往事;还是领着你辨识古街门眉上尚剩的一处烙有“剡源”印记的旧门牌,都见证着曾同属于奉化与新昌的象“中英街”式旧街的 悠悠岁月,也昭示着这座剡源边陲村落的兴衰史迹。

隔着清澈的溪流,亲切地感受着清代奉化诗人孙达笔下“剡源九曲”之首——六诏“群峰绕屋水临门,一曲六诏村。典午流风追晋代,右军遗庙拜荒原。茂林修竹鹅谁换,石白清泉砚尚存。胜境适为生长地,武陵何用觅桃花”的幽远意境。

六诏是奉化溪口名胜“剡源九曲”中的第一曲。“六诏”之名,大约始于元代以前。元陈沆《剡源九曲图记》曰:“水一曲为六诏,晋右将军王公逸少隐居其间,诏六 下而不起,地由是名。后人为之立庙,有砚石存焉。”六诏离剡界岭仅五里地,以毛、应、陈、孙为主,聚居于剡源两旁。由于古时候竹筏曾是剡源周县交界的主要 交通工具,竹筏又直通剡溪至甬江;而其古道又延伸至四明、天台腹地,可见六诏古时候曾是西南四县交界的集散中心,当时的繁华可见一斑。故亦曾有“六诏市” 或“小宁波”之称。

《奉化县志》记载:“奉化县西有水曰剡源,夹溪而出,其地近越之县,故名。以曲数者凡九,一曲曰六诏,有晋王右军祠。右军隐于此,六诏不赴,故山。山有砚石, 右军所遗也。右军宅在金庭,其去六诏密迩,故别业在焉。”早在晋穆帝永和九年(353年),王羲之曾赴约绍兴兰亭的文人诗酒集会,并留下了千古名篇《兰亭 集序》。序中描写的“此地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的意境,与剡源、六诏之地有异曲同工之妙。亦有人认为“书圣”有可能早已留恋上剡 源这片沃土。此说不无道理。王羲之(321—379),字逸少,人称“王右军”,59岁病卒。据《晋书·王羲之传》曰:在东晋永和十一年(355 年),35岁的王羲之,因受会稽郡刺史王述排斥,愤然辞去“右军”之职,后曾隐居在此,其间晋穆帝曾连下六道诏书请他还朝,但王羲之始终未应命,六诏因此 得名。据记载和传说:当他辞去“右军”之职后,即从会稽城内迁居剡中,一直隐迹剡川的金庭与六诏等锦山绣林、风物幽胜之处。从六诏至金庭有号称“十八道 弯”的十余里古道相连。其间,“书圣”曾在剡源晚香岭写字牧鹅。

剡源汇聚剡溪,书圣留恋剡川,自然使九曲之水不乏仙灵之气,并留下了一段段美丽的传说。毛翼虎先生的作品曾有描述:王羲之隐居六诏,曾选择各地的白鹅,精心 培育,故“奉化白鹅”成为奉化之名产。又曰:王羲之爱大白鹅,也喜欢写“鹅”字。现在天台山国清寺有王羲之书写的独笔“鹅”字碑……

今朝探望先贤,村民仍能津津有味地讲述“书圣”当年临池为趣等许多轶事。据说六诏村旁的晚香岭的由来就是当时的县太爷为圆皇帝诣意,策动万民百姓,手捧万支 香烛跪劝王羲之接诏,从县府到六诏,行程一日,当天色已晚,远看黑夜的山岭,星光点点,如长龙滚动,场面十分壮观。后人为了纪念“书圣”王羲之,特将他当 年居住过的村子命名为“六诏”,而把万名百姓捧香跪请王羲之接诏的地方称“晚香岭”。清代诗人阮国的《剡源六诏》诗:“山游寻逸少,恍值惠风天。砚石蜗书 字,沙平石露拳。群鹅随羽化,孤鹤伴云眠。结屋容栖隐,邻兹墨沼边”,正道出了后人对书圣王羲之的仰慕之情。如今“书圣”当年在六诏所用的墨池、鹅池等犹 存,入门处的两棵参天的黄颤和黄莲古木亦在;在距六诏村西2公里地的晚香岭村,溪畔古道、绿树丛中尚存王羲之隐居和后人建祠的遗迹,残存的断墙及卵石古道 也留下了昔日书圣的痕迹。可惜的是右军庙已毁于1964年,在一次洪水中,祠庙的石砚又被冲走;但所幸的是“右军砚”在1988年8月的那次洪水之后,又 在剡源九曲的溪水中惊现。据认为那一方高50厘米、宽深各70厘米的黄白色天然砚石上不是“书圣”的原作,而是清代(1760—1833)奉化的著名书法 大家毛玉佩之作品,他是按古人记载重制“右军砚”;这方“右军砚”,现安然无恙地存放于溪口博物馆内。对此,我认为不论出自哪位名家之手,都是剡源文化的 宝贵遗产。它的存在,不仅见证并保留着这一史实,还为后人怀念书圣王羲之增添了几许神秘感和使命感。

历代文人雅士还追慕先贤,不知有多少文人写过剡源的碧水。自王羲之七百多年后,浪迹天涯的南宋著名女词人李清照,为寻访王羲之遗踪,曾寓居六诏,她与六诏亦 有一段因缘,在奉化流传甚广。文人学士每到六诏,在凭吊“书圣”同时,亦要纪念这一代才华横溢的女词人。李清照的作品情真意切,有很强的感染力,为历代文 人所称颂。她著的《漱玉集》等名集,多悲感伤怀之作;其《武岭春》词云: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又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而《剡溪诗钞续编》 中有孙士伦《寓夫人》五古一首,写的就是李清照寓居剡川一事。这样一位杰出的女词人,晚年遭遇非常不幸,死于何地,葬于何处?无人知晓。

踏着剡源古道悠悠的曲径,让我真正触摸到了“剡源九曲”的浓重风霜。元代,至正《四明续志》详列剡源九曲之胜,历代文人雅士到此揽奇探胜,吟咏不绝。成书于 元正二年(1342年)的《四明续志》中详列了“剡源九曲”:始于“一曲六诏”,“二曲跸驻”、“三曲二湖”至“九曲公棠”。而清代史学家、文学家全祖望 《剡源九曲辞》曰:“溪流泻碧玉,蜿蜒出山麓。山溪雨,遗音在山谷。”生动逼真地记述了剡源九曲的秀美风貌。如今揽胜剡川,吟咏诗谣,其畅游之幽情,剡源久远的史迹,已在人们的心中深深地打上了烙印。

而今,重新踏上诗歌摇篮中的“剡源九曲”,纵然剡川的人文背影已经淡去,且渐行渐远;纵然书圣已避走金庭;纵然六诏晚香岭的右军庙已毁于一旦;但对于那一族既憧憬浓郁旅游文化,又向往田园式生活的文人学士来说,我想最应该去看看的还是那——溪口远去的人文背影。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6  内容:85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449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