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拾零藏宝>纪念活动

巴人在南洋的抗日生涯

发布日期:2016-03-03  查阅次数:524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纪念活动

王克平
 
       1941年3月,巴人(王任叔)遵照周恩来指示,离别上海来到香港,准备转道香港去美国创办《华侨日报》,因护照难办等原因未能成行。同年6月,受廖承志委派,同陆治、雷德容等人赴新加坡工作。到达新加坡后,巴人任教于陈嘉庚主办的南洋华侨师范学校,同时勤奋写作,宣传激励民众抗日。他在胡愈之主编的《南洋商报》和《狮声》副刊上发表系列抗战政论,如《还需沉着———纪念“七•七”四周年》等文;撰写连载文艺讲话《给文学青年》,深入浅出地与青年讨论战时文学。此外,还为进步刊物《民潮》撰稿。巴人的文章在新加坡很受欢迎。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进攻马来半岛南端。新加坡各界紧急动员起来,陈嘉庚成立了新加坡华侨抗敌动员委员会(简称抗委会)。巴人、郁达夫、胡愈之等除参加抗委会工作外,还组织“星华文化界战时工作团”,开办战时工作干训班。郁达夫任团长和当地华侨民众同仇敌忾,全力投入抗击日军入侵的战斗。由于新加坡英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沦陷已是在所难免。而英政府只管自己人员撤退,把华侨抗日人士等广大民众安危置之度外,巴人等只得自行撤离。1942年2月6日清晨,巴人和郁达夫、胡愈之、王纪元等28人乘一条小船,在日军飞机轰炸中离开。15日,新加坡在10万驻新英军向3万日军投降后沦陷。 
       巴人、郁达夫等漂流到印尼苏门答腊岛,计划转道回国,但因荷兰当局的阻挠成了泡影。百余名侨领、富商和文化人士聚集在当地小岛萨拉班让。同年3月,印尼苏门答腊和爪哇也被侵占。巴人、雷德容和另一同事杨骚进入亚里岛的密林山芭(乡村),隐居在一位名叫任生的老华侨家中。巴人和雷德容结为夫妻,杨骚以妻舅身份相处。此后巴人专心攻读《列宁文选》等马列著作,学习印尼语言,注意研究印尼社会和华侨现状。8月,巴人夫妇转至苏门答腊西部巴耶村,与胡愈之、郁达夫等人会合。此时胡愈之化名金子仙,郁达夫化名赵廉,并开办赵豫记酒厂成一名厂商,巴人则以佣人身份暂住。巴人参与当地流亡文化组织同仁社,定期聚会分析形势,讨论如何开展抗日活动。10月,巴人和雷德容搬到苏门答腊东部先达市居住。为隐蔽身份,巴人化名何秀生,雷德容化名刘岩。他们在当地组织成立华侨青年读书会,开展抗日活动。
       1943年1月,巴人夫妇移居棉兰市,参加和领导由当地华侨自发组织的苏岛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简称反盟),巴人负责编辑地下抗日刊物《前进报》。“反盟”主要工作是加强对华侨爱国主义思想教育,揭露日军罪行,坚定抗战信念。同时研究印尼问题,团结印尼人民抗日。 不久,“反盟”与另一华侨抗日组织组成苏岛反法西斯总同盟(简称总同盟),巴人为总同盟主要领导人之一。从此,苏门答腊华侨抗日队伍不断壮大,抗日斗争蓬勃展开。
       为扑灭华侨的抗日烽火,日军于1943年9月20日发动了震惊苏岛的大检举、大逮捕行动,即“九•二O”事件。因叛徒出卖,抗日组织遭严重破坏,反盟成员和进步群众百余人被捕。其中11人英勇就义,50余人被判监禁,巴人也遭日军重点通缉。巴人夫妇在侨胞和印尼人民的帮助下幸免于难,最后隐蔽在丛林巴耶村内,刀耕火种自活。但巴人没有停止战斗,他以坚强毅力刻苦学习印尼文,全面深入研究印尼历史、政治、经济等社会问题,为其战后撰写印尼史专著打下扎实基础。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巴人夫妇重返棉兰市,参加苏岛华侨民主同盟(后改中国民主同盟苏岛支部),主编盟刊《前进周报》。不久并入《民主日报》,巴人任该报印尼文版主编。此后,郁达夫被继续维持秩序的日军杀害,苏门答腊各派政治势力的斗争更为复杂。巴人则坚决支持印尼革命力量和华侨进步团体,在报上发表多篇关于印尼民主运动文章,深受印尼革命政府重视。为加强华侨与印尼人民的团结战斗,1946年3月巴人创作了大型话剧《五祖庙》。该话剧在当地广为演出,受到侨胞和印尼人民的热烈欢迎,巴人也成为印尼民众所熟知的名人,都亲热地称为“伯•巴人”(伯是印尼人对长辈的尊称)。 
     (注:王克平为巴人儿子。陈国承整理)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76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07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