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拾零藏宝>纪念活动

箭岭血色

发布日期:2016-03-03  查阅次数:281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纪念活动

王庆常口述  毛节常整理
 
       奉化沦陷后,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迁到了大堰镇箭岭村。村里有个叫王宝兴的老板,在上海开益泰铝制品厂,是当时全国的“铝业大王”。他在村里有所别墅,分大小洋房,仿西式结构,建筑精美,县政府就在那里办公。 
       1942年农历四月初一,日军进村,首先烧这幢别墅,并用枪榴弹射击,至今墙上仍嵌有累累弹痕。烧了别墅后,日军仍不罢休,又烧毁民宅100多间后才扬长而去。我叔叔王午兴,在环山村碰到日军,被一枪打穿肚子用手按着肠子痛得在地上爬,等日军走后,环山村人用简易担架把他抬回家来,因伤势过重,没几日就死了,年仅30岁。 
       9月15日,天蒙蒙亮,日军从大岩峧后山方向进攻箭岭。大岩峧是个小村(现箭岭的自然村),为防御土匪,家家都有土枪。看到日军,以为是土匪,就开了枪。日军训练有素,武器又精良,不一会村子被占,见人就杀。有一村民叫刘忠财的被枪杀,另一个女的也被打死,日军又放火烧屋,全村一片火海。 
       杀人放火后,日军抢光了全村的猪、牛、羊,这就是日军所谓的“三光”政策。这年十月初一,日军第三次进攻箭岭。村民们听到日军来了,早就上山躲避,日军扑了个空,恼羞成怒,放火烧毁了村里的祠堂、庙、庵、文昌阁、里阊门等多处建筑。 
       1944年农历十二月十六日,日军第四次进村扫荡,来不及逃上山躲避的村民王正纪、王之福、王阿挺、老四、王召知5人当场被打死。 
       那年我只有4岁,爸妈听说日军进村了,带着我,抱着弟弟逃到一个地名叫青龙头的同族兄弟处躲藏。因青龙头没几户人家,估计日军不会来。后来看到村庄被日军烧着了,一片浓烟笼罩,村民们在山上眼睁睁地望着日军纵火焚烧,许多人急得哭又哭不出来,救也救不得,都在心里咒骂这凶恶的日军,总有一天要报仇。不一会我家的房子也烧着了,我父母估计这时日军已经走了,就打算下山去救火。为安全考虑,父母把我藏在一个山洞里,将睡在摇篮里的弟弟藏在一块油菜田中央,这样即使日军上山来,也很难找到我兄弟俩;万一弟弟要哭,哭声引来日军,但因兄弟俩分开,日军伤害不到我,再说日军伤尽天良真会杀婴儿?这样周密安排好后,父母们就下山去了。那知日军出了村,却上了山,看到青龙头有几户人家,就又放火烧屋。火着起来,吵醒了弟弟。日军听到油菜田里有婴儿哭声,走近一看有个婴儿睡在摇篮里,这伤心病狂的日本兵竟用火点着了摇篮,我弟弟就这样被活活烧死了。日军看着我弟弟痛苦挣扎,却哈哈大笑。 
       等日军走后,我父母赶到山上,看到这惨状,哭得死去活来。人间难道还有比这更悲惨的吗?这国仇家恨我永远忘不了!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76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07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