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拾零藏宝>纪念活动

抗日烽火点亮我的心

发布日期:2016-03-03  查阅次数:257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纪念活动

张优德
 
       国军事家克劳塞维茨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战争虽然有大量破坏行为,但战争使人们觉醒,战争“建设”了人们的思想。上海“八一三”抗战后,我回到原来工作的上海华孚金笔厂,仍在储藏部工作。我—个人回上海,思想上带着好多问号,如:现在的中国为什么打不过日本?母亲年轻时,那个曾在奉化出现过的共产党人哪里去了?到四行仓库给八百壮士献国旗的女学生为什么那么勇敢?在租界里只能守中立,那些要抗战的人们在哪里?加紧学本事,何时能到内地参加抗战?在迷茫不知所措之时,通过夜间补习学校学习,参加读书会等,阅读进步书籍及《文汇报》、《译报》等报刊,结识了不少赞成抗日的进步人士、热血青年和共产党外围组织同志。 
       1938至1941年间,从巴金的《家》、《春》、《秋》到国外名著《铁流》、《复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从斯诺的《西行漫记》到《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论持久战》、《大众哲学》、《论反对派》、《共产国际纲领》、《资本论》等,生吞活剥,饥不择食。由于我年纪小、灵活,可以避开租界巡警检查的关口,把一些报刊、书籍直送湖南路400号、石门路及绍兴路、拉都路等几处进步书报联络点,方便在那里阅读。这一时期我在思想上受启蒙影响最大是同厂的杨行及巴人、吴梅林等人。通过杨行等人组织的华孚厂读书会、新文学研究读书会和由我组织的华光戏剧专科学校读书会及观看进步影片,我深切体会到社会必须变革,中国必须革命,个人必须投入到革命洪流中去,从而奠定了我的共产主义人生观。 
       1940年,同事杨行、金松波悄悄去了苏北。 
       1941年初,周开柽(奉化人)也放弃读高中机会,离家去了苏北投奔新四军。 
       1941年皖南事变后,新四军抗日根据地需要补充新生力量,同时华中抗大和鲁艺通过地下党关系在上海招生。我为了去考鲁迅艺术学院戏剧系,决定在上海学一点文艺基本知识,考入上海华光戏剧专科学校。同年6月12日,新文学研究会的王平电话通知我,由李源培陪我同去苏北。我高兴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即与吴梅琳、胡水琴、秦信等几个知心朋友商量,他们都给我一些路费,共凑齐90元钱盘缠。当天晚上,到外滩大自鸣钟底下码头等候。 
       9时整与李源培相会,上了去海门青龙港的一条船,多年要求参加革命抗日救国的愿望终于实现了。那喜悦与兴奋犹如滚滚的黄浦江浪潮,一波波把我推向苏北新四军抗日根据地———投入革命的怀抱。 
       (张优,1924年出生于奉化北街村,新四军老战士,曾获国家三级独立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80年转业,曾任上海歌剧院党委书记兼院长等职。本文由陈国承整理)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777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17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