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方志编研

太虚大师与雪窦山

发布日期:2010-09-25  查阅次数:797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方志编研

                          王舜祁

近代佛学泰斗太虚大师与浙江溪口雪窦山中的雪窦寺曾结下不解之缘。他主寺14载,首倡五大名山,赠诗张学良,留墨冯玉祥,长眠雪窦山,留下了许多珍闻轶事。

主寺十四载

雪窦山地处四明山东缘,主峰海拔960米,群峰攒簇,嵯峨耸峙,广亘数十里。山中涧泉迂回,飞瀑怪石,削峰碧潭,古人誉它“秀甲四明”,蒋介石称之为“四明第一山”。相传宋代仁宗皇帝梦游是山,赐名“应梦名山”。山中的雪窦寺,晋代开山,唐代兴起,宋代极盛,是古代禅宗十大名刹之一,著名的“应梦道场”;五代时奉化高僧布袋和尚在此弘法,因称“弥勒应迹圣地”,全国“弥勒道场”。太虚早闻其名,曾于1924年11月慕名来访,这是他第一次莅临雪窦寺。他在自传中记道:适逢一雨三日,不得出门中关,乃翻阅山志,咏诗遣闷,作《雪窦寺八咏》,皆卧游所成。
    1927年8月,蒋介石第一次下野,经其盟兄黄郛提议,于9月9日电邀太虚游雪窦寺。太虚抵寺,与蒋介石长谈竟日,颇为投契,并相偕游雪窦胜境千丈岩,同游者有吴忠信、张治中。第二天,9月10日,为是年中秋,太虚寓于蒋介石在溪口镇上的别墅文昌阁。蒋介石亲临太虚寓处,与他一起赏月,请他讲授《心经》,听者除蒋、吴、张外,还有蒋的发妻毛福梅。11日,太虚返甬,致函申谢,并告以赴欧美游化之意,蒋介石嘱陈果夫以3000元为助(引自《太虚自传》二十二《寰游记》)。
    1930年6月底,太虚重游雪窦寺,作诗两首,其中一首赠蒋介石:《仿宋觉范禅师画梅赠蒋公》。1932年1月,当时蒋介石第二次下野回乡,太虚作《雪窦赠某君》一诗赠蒋。诗云:“四登雪窦初飞雪,乍惜梅花未放梅;应是待令寒彻骨,好教扑鼻冷香来。”以梅喻人,隐示蒋介石将在“寒彻骨”之后迎得“冷香来”。
    1932年10月8日,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太虚应蒋介石之邀,出任雪窦寺方丈。太虚自己在《雪窦小志序》中记道:二十一年九月九日,朗公率全体寺僧暨诸山长老,下山来迎,送入山者数百人。“二十一年”是民国纪年,公元为1932年。“朗公”,法号朗清,1925年起任雪窦寺方丈,1932年让位于太虚,太虚表示客气,因此尊称“朗公”。太虚升座时,茔照、宽融、玉慧观等外来僧人上山观礼。

当时太虚把主要精力放在中国近代佛教改革运动,担负着领导全国佛教工作的重任,但是,他对雪窦寺仍十分关心,数十次莅寺视事讲经,对雪窦寺的建设和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太虚在奉化雪窦寺、中塔寺讲经,有记录可查的如1933年3月19日在雪窦寺开讲《出生菩提心经》,1934年2月14日(甲戌正月初一)在雪窦寺开讲了《弥勒上生经》, 1934年秋末在中塔寺开讲《弥勒上生经》,1935年10月18日在雪窦寺下院开讲《地藏菩萨本愿经》凡7日,1936年4月7日在雪窦寺开讲《弥勒上生经》约一月,1936年10月9日在雪窦寺开讲《解深密经分别瑜伽品》等。太虚于1946年5月下旬,辞去雪窦寺方丈职位,当年5月25日《奉化日报》载:“雪窦住持易人,太虚命门人大醒继任,于二十四日进山就职。”

首倡五大名山

佛教自汉代从印度传入,经千余年历史,形成了四大名山和四大道场,即五台山文殊菩萨道场、峨眉山普贤菩萨道场、普陀山观音菩萨道场和九华山地藏菩萨道场。太虚大师入主雪窦寺以后,首倡增加雪窦山弥勒道场为五大名山。他的理由有三:

案教中文殊大智、普贤大行、弥勒大慈、观音大悲,皆有对待相成之密意,不可或分。我国向列之四大名山,以地、水、火、风四大为标识。五台之文殊表智属风大,峨眉之普贤表行属火大,普陀之观音表悲属水大,九华之地藏表愿属地大。而历劫以慈心三昧著称之弥勒识大,独付缺如。此缺陷者一也。

密宗曼荼罗中,以普、文、观、弥四菩萨表四智化身而成四佛,合为中台八叶。我国佛迹只具四大名山,不立弥勒之道场,是中台八叶中缺北方成就佛,四智中无成事智,亦显国人慈心不足。此缺陷者二也。

参以中国五行生克之说,普陀在南方属火,峨眉在西方属金,五台在北方属水,九华在中央属土,惟东方木位空虚无物。春木不动,万象皆滞,若离慈心,所有一切皆成魔业。此缺陷者三也。
    基于上述理由,若以奉化雪窦为弥勒道场,列为五大名山之一,以九华表中央无障碍智,依地藏大愿执持一切,如是四方四智,一切圆成。不独可以贯通中印之思想学说,且可预兆弥勒教义之重兴。千载之秘,待时而兴,因缘殊胜,不可思议(以上引自太虚与闽南佛学院副院长常惺的谈话)。

1934年出版的佛学辞典曾记载:“今有人提议于四大名山外,加雪窦弥勒道场为五大名山。”说明太虚这一倡议在当时已有人响应。

1987年10月26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莅临雪窦寺视察,十分赞同太虚倡议,并建议尚在重修中的雪窦寺,增加一座其他寺院所没有的弥勒宝殿,以突显五大名山、弥勒道场的特色。此议早已实现。2005年9月23日,国家宗教事务局批准在雪窦山建造露天弥勒大佛,总高56.7米,为当前全国最高的坐姿锡青铜佛像。大佛于2006年12月29日奠基,2008年11月8日落成开光,标志着雪窦山、雪窦寺又向五大名山迈进了一大步。

诗赠张学良

1937年1月至11月,张学良将军因发动“西安事变”被幽禁于溪口雪窦山中国旅行社招待所,其时张学良还有相对的自由,可以随时进入近在咫尺的雪窦寺,间或向太虚方丈学佛问禅。

张学良和太虚有共同的政治见解——团结抗日。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要求最高当局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已为人所共知。太虚大师的积极抗日世人知之甚少。1937年7月16日,大师电《告日本佛教信徒》,又电《告全国佛徒》,呼吁制止日本侵略,投身抗日战争。又与当局交涉,请求僧民一律接受救护队训练,以符合佛教慈护生命的宗教情怀。请求获准后,全国佛教徒纷纷成立了“抗战救护队”。由此,太虚成了弘法抗日的爱国和尚,外国人称其为“抗日华僧”。爱国将领与爱国和尚一拍即合,于是有了两人亲密交往的一段轶事。

1937年清明前数日,张学良邀请太虚大师同游雪窦山胜景徐凫岩。徐凫岩位于雪窦寺西10公里处,海拔667米,崖口有巨石外突,相传仙人在此骑凫徐徐升天,因此而得名。远望巨岩,形似猴子倚天而鞠,古人又称鞠猴岩。徐凫岩瀑布秀丽壮观,蒋经国在日记中称其“美丽清奇,世罕其匹”。

太虚是位诗僧,擅作律诗绝句,即景以《张汉卿邀游徐凫岩(丁丑)》为题,赋诗一首:
重睹丹山赤水流,
徐凫岩下逐鱼游;
春光过来清明近,
生趣盎然翠梢头。

诗中的“丹山赤水”,指的四明山,那里是道家三十六洞天中的第九洞天,是神人所居的仙境,喻指美好的自然风光。来到仙人居处,又见游鱼追逐嬉戏,继而转身回顾,树梢上已吐翠绿的新芽,方知离清明已经不远了。

在时隔不久的桃花盛开季节,张学良又向太虚大师发出邀请,同乘竹筏游剡溪。行程是自雪窦山下至亭下古镇,然后乘竹筏,顺流而下,至溪口西边的沙堤村上岸,在桃花丛中对饮小酌,度过了休闲的一天。

先游亭下。亭下是建于南宋的千年古镇,曾是奉化西北的商业中心和军事要地。村后小晦岭上有一亭子,东边门额上书“剡溪重镇”,西边门额挂“晦岭要塞”,可反映它在古代的地位。张学良是位军事家兼旅行家,自然要一睹亭下镇的风姿。当时镇上只有300多户人家,大小商店80家,街道形若一只大缸窑,故得名“缸窑街”。街上百业俱全,生意兴隆,行人熙攘,有米店、药铺、碗店、钱庄、银器加工、鲜咸水产、打铁铺、皮货店、文具店、宿夜店,以及烟酒百货等商店,还有戏院、当铺,这在当时可谓繁华之地,因而有“小宁波”之称。张学良一行沿街而行,对亭下古镇街景和由低而高的梯形街道,颇感新鲜。

出亭下,再乘竹筏游溪。置身溪中,眺望两岸桃花源般的美景,太虚又发诗兴,即景吟《张汉卿邀自亭下坐竹筏到沙堤宴桃花间》诗一首:
悠扬妙乐急湍流,
溪上偕乘竹筏游;
万树桃花洒红雨,
无比春色溢枝头。

从剡源九曲款款而来的碧水,在五颜六色的鹅卵石上激湍流淌,像是在演奏悠扬动听的妙乐。在这样的乐声中,两位知己联炔乘筏游览,见到沿岸万树桃花像红雨一般随风飘落,树枝头上洋溢着春色,不觉心旷神怡。

花间野餐。沙堤村在溪口西郊,是奉化第一个种植水蜜桃的村庄,附近小有名气。张学良为了避开镇上众多镇民的视线,不致引起可能产生的意外麻烦,所以选择在郊外比较僻静的沙堤村上岸。这时天色已近中午,张学良邀请太虚在桃树丛中野餐。张学良虽然身陷囹圄,但生活上却很受优待,蒋介石拿出一个团的经费,供给他生活需要,一切实报实销。跟随他的特务们取出随身带来的饮料、酒菜、罐头,美美地吃了一顿。

留墨冯玉祥

1937年4月14日,蒋介石的同父异母胞兄介卿出殡。介卿之死,与西安事变有关。蒋介石在西安被拘,消息传到溪口,当时介卿正在武山庙看戏,一惊之下,心脏病突发,回家不久,即于1936年12月27日病亡。蒋介石在事变中从华清池五间厅翻墙出逃,跌伤腰部,于1937年1月3日回溪口休养,一住110天,介卿出殡时尚在溪口,所以丧事办得十分隆重,到场的高层官员也特别多。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主祭,居正、阎锡山等大员来了不少,冯玉祥以蒋介石盟兄名义,也赶来吊唁,在溪口一住数天,并于4月17日往游雪窦山和雪窦寺。
  太虚与冯玉祥双方久已闻名。冯玉祥一到雪窦寺,太虚就把他迎进了方丈殿,奉茶寒暄之后,双方都表示了对眼前时局的忧虑。当时,东北沦陷已经6年,华北已经没有一块平静的土地,日本侵略者正在磨刀霍霍,准备一场大规模的进攻,想一口吞下整个中国。国家民族的命运,令每个中华儿女忧心忡忡。太虚取出笔墨纸砚,命小和尚磨好墨,铺好纸,请冯玉祥题字留念。性情豪爽的冯玉祥毫不推辞,提起笔,蘸满墨,挥笔书写了“抗日救国”四个大字,上面题名太虚大和尚,下面落款“冯玉祥,一九三七.四.十七”。墨迹干后,太虚即命门徒珍藏。然后陪同冯玉祥参观素有“雪窦山明珠”、宋真宗命名为“东浙瀑布”的千丈岩。
  千丈岩位于雪窦寺御书亭之西,岩壁如削,古称飞雪岩。瀑布别具一格,峭壁中间有一突石,水泻至此,激烈碰撞,散若飞雪。上段如玉龙腾空,下段如珠帘泻地,蔚为奇观。宋代名相兼散文家、诗人王安石观后作《千丈岩》诗云:“拔地万重青嶂立,悬空千丈素流分;共看玉女机丝挂,映日还成五色文。”生动地描写了千丈岩瀑布的雄伟、华丽气势。冯玉祥将军观看瀑布,另有一番遐想。他即口赋诗曰:“来到四明山,先看千丈岩;若能发水电,更能开我怀。”反映了冯将军看美景,更多的是联想到国家的建设和人民的生活。
  时隔70余年,冯玉祥的题字依然珍藏在雪窦寺内,作为对僧人、对游客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上世纪80年代,冯玉祥的公子冯洪志专访溪口,获其父墨宝,十分喜悦,复印了几张,带回去与兄弟姐妹分享,也寄给蒋经国,以爱国救国共勉。冯玉祥的咏千丈岩诗已被载入新编的《奉化市志》,启迪后人要随时随地想到国家的发展和人民的幸福。

长眠雪窦山

1947年3月17日13时15分,太虚因中风旧疾发作,医治无效,在上海玉佛寺直指轩安详舍报,享年59岁,僧腊44秋。太虚生前十分热爱雪窦寺,推崇雪窦寺,多次来雪窦寺视事弘法,因此,他选择雪窦山作为身后长眠之地。3月19日,门人们为大师举行封龛礼;4月8日,举行荼毗典礼;4月14日,大醒、亦幻、净严、尘空等,恭奉大师舍利灵骨在上海启程。翌晨,抵宁波,专车入雪窦山,安供法堂。1949年1月6日(农历腊月初八),太虚大师舍利塔工事粗备,由雪窦寺大醒方丈捧大师灵骨入塔。
  2000年5月,现任雪窦寺方丈怡藏法师,仰慕大师悲愿弘深、矢志佛法之精神,开始在雪窦山为太虚大师重建文革中已遭毁坏的舍利塔,并新建规模宏大的太虚塔院,至2005年8月竣工。塔院占地70亩,有三座大殿。前为天王殿,建筑面积165.9平方米,主供印度天冠弥勒;中为摩尼宝殿,建筑面积395.46平方米,主供弥勒在奉化示化的布袋和尚;后为太虚纪念堂,建筑面积304平方米,供太虚铜像。

铜像背后,一道硕大的屏风把纪念堂隔成两部分。屏风后面,即是太虚大师舍利塔。因建在室内,塔身并不高,由白石砌成,正面嵌入一块黑色石碑,上刻“太虚大师之塔”六个隶书大字。说起此碑,还有一个神奇的故事。文革期间,太虚灵塔被破坏,此碑不知去向,2004年复建时,已经另行设计制作,不料就在此时,奉化市旅游集团公司在维修隐潭水库时,突然发现了隐埋在水中数十年的太虚塔碑,于是这块原碑就被砌入了塔身。原碑不早不晚恰恰在太虚塔墓修复之时,失而复得,真乃不可思议的奇事!还有一奇,塔墓落成,怡藏法师从香港请回来太虚大师两颗舍利,在回到雪窦寺一夜之间,周围居然长出四颗,变成了六颗,堪称奇上加奇。

2007年,是太虚大师圆寂60周年,雪窦寺举办了盛大的纪念活动,并举行了太虚大师佛学思想研讨会。研讨内容涉及太虚和人生佛教思想、太虚大师僧制建设思想与实践、太虚大师的僧才教育理念和僧才培养实践、太虚大师所具有的社会眼光和世界眼光等四个方面,全面、立体地展示了大师一生弘法利生的风雨历程,剖析了大师整顿佛教的理论建构。这些问题的提出与研讨,有助于正确认识佛教在当代社会中的价值与意义,有助于加强佛教的自身建设,也有助于推动佛教与社会的良性互动,促进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雪窦寺的怡藏方丈表示:雪窦寺作为太虚大师主寺、弘法、建塔之地,理应为深入研究交流太虚的佛学思想作出更多的努力。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76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07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