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史天地

文章华韵流千古 道德清风惠后昆

发布日期:2015-06-09  查阅次数:510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党史天地

——记我国著名的中共党史专家胡华教授
 
       我非常有幸地在从事党史编写之余,接触到了有关胡华史实资料的书籍,连续几天陶醉在这些著作的阅读之中。之所以那么醉心于胡华先生,不仅是因为他那秉笔直书中共党史的浩然正气,令我钦佩;更则是,胡华先生那半个世纪从事中国革命史教育事业的淡泊名利、一生追求真理的勤廉品格值得赞颂。
       胡华是浙江奉化人,1938年,还只17岁的青年学生,就毅然地奔赴离乡千里的陕北抗日根据地参加革命,进入陕北公学学习,1939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随罗瑞卿、成仿吾率领的队伍,抵达晋察冀敌后抗日根据地。1940年4月起,先后在华北联合大学社会科学院、法政学院、教育学院讲授《中国近代史》;抗战胜利以后,还从事工人运动,撰写了多篇关于党领导城市工人运动的文章;1946年10月,胡华任华北联大教育学院党总支副书记、史地系副主任;1948年担任华北大学中共党史教学组组长,从事中共党史的教学和教材编写工作;1950年,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先后担任中国革命史教研室副主任、中共党史教研室主任。1956年被评为教授,兼任中国近代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史学会中国现代史组副组长。“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到江西余江干校参加农业劳动。1972年恢复工作,担任中国革命博物馆党史顾问和北京师范大学党史系教授。粉碎“四人帮”后,胡华同志焕发了青春,率先在党史学界冲破禁区,为捍卫党史研究的科学性、纯洁性,不知疲倦地四处演讲;还认真地参加了党中央组织的《关于建国以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稿的讨论。1078年中国人民大学复校后,胡华同志先后担任中共党史系主任、名誉主任,博士生导师,同时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政治学社会学分组召集人,中共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委员。全国中共党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全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兼大型丛书《中共党史人物传》主编,中国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大百科全书》历史学编委、科学社会主义编委兼“社会主义在中国”卷主编,北京市高校职称评定委员会副主任等十多个重要职务。他为发展我国的教育事业和社会科学事业,繁荣历史研究,特别是中共党史的研究,不遗余力,勤奋工作,整整半个世纪从事中国党史、革命史的教学研究工作,一息尚存,矢志不移。
       胡华同志出身城市贫苦人家,从小艰苦朴素,对于欺压百姓的官僚豪绅十分憎恶,富有正义感。1936年的10月,当年就读于奉化中学的胡华,闻知学校推行学习意大利童子军一律穿军服、呢短袴、呢帽过冬,要学生们限期缴纳七块大洋定制童子军服。他十分气愤地说:贫苦家庭的孩子,连交学费都很困难,哪里有这笔钱!同学们都很赞赏。到了限期,学生们仍然穿着普通衣着来校上课。童子军总队长、体育教师毛子蔚、校长汪芝盛冲进课堂,对着大家训斥了一遍。次日,胡华凭借自己是墙报主编的身份,出了一期专刊,并写了文章,大意是:中国不是意大利,我们不是贵族学校,毋须讲究形式;穿短裤过冬有害于健康。还在文后附诗一首,其中有一句“可笑校长猛如虎”。事后,校长叫来了胡华的父亲,指责说:“你写我校长猛如虎也就够了,为何还用‘可笑’二字?”。胡华据理力争。汪芝盛原想开除胡华,但见到窗外挤满了支持胡华的同学,感到众怒难犯,无奈,只给胡华记一次“大过”了事。而学校当局推行“法西斯精神”穿童子军服的这件事,终于被学生们抵制了。
       参加革命以后,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社会主义和平建设时期,胡华始终坚持共产党员的本色,艰苦朴素,奉公廉洁。
       抗战时期,胡华背着一大捆沉重的书籍,穿越日军的封锁线,三千里行军到达晋察冀边区,边行军、边阅读、边扎笔记,1939年冬,华北联大在敌后开学,胡华留校任教,随着这座“战火中的大学”,一面转战,一面教学,“一张破桌,一盏油灯”条件非常艰苦,备课,摘录笔记。他从不叫苦怕累。1997年,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教授彭明在他的《科学研究的艰苦岁月》一文中回忆说:“没有电灯,也没有煤油灯。只有一只漆黑的小铁碗盛着为数不多的菜籽油;几支灯芯草轮流地燃起一缕缕摇曳不定的灯光。灯光下,一位不满27岁的青年正在用一支蘸水的钢笔(还需不时地更换笔尖)奋笔疾书。时值三伏天,他还需不时地抽出一只手来拍打叮在腿上的蚊蝇。已是深夜了,他站起来伸伸手脚,继续伏在案上,这就是我所见到的胡华同志1948年夏秋在华北大学(河北正定)写作《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时的情景。”
       胡华生活简朴,别无所求,一心扑在党史的研究和教学工作中。文化大革命以后,中国人民大学复校,邓拓的夫人丁一岚去拜访胡华,她所见到的胡华的办公室兼卧室竟不到十四平方米的房子,里面一张床,上面简单地铺着被褥,窗前摆着一张办公桌,靠墙排着几个书柜。书橱里、桌上、床头上都堆着书和报纸。剩下的空间只能坐两三个人。她开玩笑地对胡华说:你这位大教授的办公室也太拥挤了。他并不在乎,很知足地回答:人民大学的房子太困难了,有这样一间房子已经对我很照顾了,能看书、能写东西就行了。你别看我房子挤,还接待过不少外国学者呢!他满足地笑了,我也笑了,真是个质朴的人。他为国家、为社会付出了很多很多,但他却不索取什么!
       是的,胡华从不索取,对金钱财物看得非常淡薄,一直以来,心里就是想着革命。2011年,胡华的两名学生徐焰、黄易宇曾在《开创党史学科的睿智前瞻者——回忆胡华老师》一文中,这样介绍:“50年代,由胡华老师主编,戴逸、彦奇两位老师参与编辑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参考资料》,作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的辅助读物也成为畅销书。新中国成立之初,干部实行的是供给制,地区级和师级干部只有几十元津贴,这本参考资料版税颇丰,”可胡华他们根本没有为自己留下这笔钱。“由胡华老师提议,戴、彦两位老师一致赞同,把这些钱款悉数捐献给志愿军购买战斗机,充分体现了这位革命者兼学者的精神境界。当时,在国内能做到这一点的,很了不起。”但是,对于这件足以震动全国的事迹,胡华老师却在几十年内从不提起,因为他感到这是一个共产党员和爱国者份内的举动。
       如今,胡华走了。但他为我们留下了一笔丰硕的遗产,他编著和主编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五四时期的历史人物》、《周恩来的思想及理论贡献》、《南昌起义史话》、《青少年时期的周恩来同志》和与翦伯赞、邵循正先生合著的《中国历史概要》以及50卷《中共党史人物传》影响及于海内外,而且延传至今。1987年12月25日,中国人民大学在为胡华逝世举行隆重的追悼仪式上,校长袁宝华沉痛地致词:无论是在戎马倥匆的战争年代,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和平环境中,胡华同志始终坚信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坚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坚信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忠于人民,忠于革命,忠于党和祖国的教育事业。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本文资料来源于:
①《追思史学家胡华》陈威、杨凤城主编 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1年12月第一版
②《革命史家胡华》刘涓迅著 当代中国出版社 2011年12月第一版
③《欲壮铁肩为尽瘁——胡话诗抄》作者涓迅  胡宁 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 2010年1月第一版
 
 
奉化市委党史研究室  龚  芳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7  内容:70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222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