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情史料>史海钩沉

王次翁和秦桧

发布日期:2010-09-29  查阅次数:496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史海钩沉

                    作者:竺家惠

在裘村镇的黄贤村附近,有座清凉山(又名瑞云山)。原来有个寺院,叫清凉禅寺,建于五代后梁的开平年间。因为此处风水很好,经常祥云缭绕,清凉寺香火旺盛,所以南宋高宗十九年(公元1149年)一个名叫王次翁的高官灵柩下葬在这里。现在墓园是早经湮没,荒草凄凄,难觅旧迹,唯有高耸的2米余的牌坊和墓周零乱的块石,还可遥想当时的气魄和豪华。牌坊上刻着横写的文字:“大宋建造次翁伯庠伯序王公墓园山塘田产数百顷。”王次翁是资政殿学士、参知政事,即是副宰相,官居二品。大儿子伯庠是侍御史,管纠察弹劾百官,六品官;二儿子伯序是宗正丞,管皇室成员的档案册籍,位居六品,也是要职。父子三人都是京官,怪不得他们死后还拥有数百顷的山塘田产。

王次翁(公元1079-1149年),字庆曾,号两河先生,济南人,后随宋高宗南渡,定居明州。北宋崇宁年间考取进士,先期做过参军和婺州(金华)、丽水等地的地方官。南宋绍兴年间,秦桧被高宗第二次起用,路过婺州。此时王次翁因仕途受挫,正想致仕退休。当他听到秦桧要再度任宰相,觉得机会难得,就连忙巴结秦桧,再加御史台楼炤也为他说项,因此马上得到秦桧信任。秦桧任相后,就把王次翁调到京城,一路提拔。先任他为吏部员外郎,不久提他为起居舍人,负责记录皇帝的言行和日常起居生活,使他有机会接近皇帝。以后又升为中书舍人,为皇帝起草告谕敕令,掌握机密,成了皇帝的近侍。所以王次翁对秦桧是感激涕零,唯秦桧之命是从,死心塌地效忠。自然,他们两人也是互相利用狼狈为奸的,王次翁也帮过秦桧的大忙。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宋金之间订立“绍兴和议”,规定两国之间北方以淮河为界,南宋向金称臣,每年向金纳贡银、帛各25万。但不久,金兵毁约,又大肆南侵。朝野纷纷指责秦桧的卖国投降政策,宋高宗要罢免秦桧的相位。此时王次翁出来替秦桧解围。他向高宗说,以前订立和议,也不是秦桧一人的主意,现在情况稍有变化,就要罢免他,恐怕后来的宰相也未必就比他强。况且宰相一换,就要收罗亲信,排斥异己,沸沸扬扬,闹得国无宁日,这有什么好。高宗听了王次翁这番话,于是打消了念头,这才稳住了秦桧的地位,对此秦桧自是感恩不尽的了。投桃报李,不久,朝廷更换参知政事(副宰相)人选,秦桧便向高宗推荐了王次翁。

王次翁在参知政事的位置上,参与了宋高宗、秦桧的罢免岳飞兵权的奸事,使他在后世留下了骂名。1141年4月,秦桧和王次翁及给事中范同向高宗建议,以庆贺柘皋之捷论功行赏为名,把韩世忠、岳飞等从前线召到京城,然后宣读高宗诏令,宣布韩世忠为枢密使,岳飞为枢密副使,解除他们在外领兵的兵权,使有职无权,为以后诬蔑、杀害岳飞的冤狱走了第一步。

那么,王次翁后来又怎样从参知政事的高位栽下来的呢?原来,“绍兴和议”规定,金国要交还“靖康之乱”被掳去的北宋徽、钦两帝及王公大臣,其中包括高宗的生母韦太后,朝廷为此专门组成了一个奉迎使团。王次翁以参知政事的资格担任扈从礼仪使,到两国边境迎驾。因韦太后被执金国后,曾向金国使者借过银两,这次要韦太后偿还。韦太后向王次翁说了好几次,可王次翁就是不答应。不是他吝惜钱财,而是秦桧对此事没有明确态度,不敢擅自主张,又怕秦桧怀疑他私下结交太后。一边要还,一边又不肯还,如此僵持了三天。后来有个叫王唤的随员出来调解,金国才放韦太后回来。韦太后向儿子哭诉说:“王次翁不顾国家利害,在小事上做文章,万一金国翻悔前盟,不放我回来,那我们母子就没有今天团聚的日子了。”高宗听了母后诉说,大为震怒,要以欺君之罪的名义杀他。王次翁吓破了胆,连忙向秦桧求救。说是此事因事先没有得到你的指示,不敢自作主张以致得罪太后,招来如此大祸。秦桧听了大喜,越发知道他是忠于自己,于是竭力设法营救。他安排王次翁担任回访报谢金国的报谢使,暂避帝怒,躲过风头。经过秦桧的精心策划,王次翁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但高宗对前事仍耿耿于怀,有意疏远他。秦桧看出了高宗的态度,便劝他尽早退休。于是王次翁以年高体衰为由,要求“奉祠”,归居明州,就是说在明州挂了一个闲职,不办事,只领俸禄。秦桧还不时差人送来钱物,带来问候,还安排他的亲戚在明州府当差吃皇粮。王次翁直到1149年死去,终年71岁,归葬奉化瑞云山,又追赠他为宣奉大夫的高级勋衔。
秦桧当政19年,根据《宋史》记载,他的副手像走马灯似的调换,有的只是一月或半年,惟独王次翁一直干了4年,可知他俩是何等的默契和投机。元代修《宋史》时,把他俩都列入“奸臣传”。

元代奉化作家戴表元有咏王次翁墓诗,诗说:“江左风流廊庙人,荒坟抛与梵宫邻。多年羊虎犹眠石,败壁貂蝉只贮尘……”戴表元作诗离王次翁之死不过百年,昔日规模宏大的墓园已经变成了荒坟,和萧条的寺院为邻。说明王次翁以后遭到人们的冷落,险些被人遗忘。清代历史学家万斯同有一首竹枝词说:“宋室奸人骨一抔,游人唾骂几时休。恨无长剑开荒塚 ,截取枯骨献岳侯。”更对王次翁恨之入骨,要掘墓截骨来告慰岳飞。全祖望甚至除去他的祖籍,不把他列入甬上的望族,认为他:“丑矣!”害人者反害己,这是一个规律。

时间已流淌了900年,对这些历史也早有定评,成为尘封冰冻的记忆了。今天我们反倒可以把王次翁墓的遗迹作为文物古迹来对待,让人们重温这段历史。如果把它开发出来,和黄贤村连在一起,或许还能成为一个旅游景点呢。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6  内容:83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41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