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情史料>史海钩沉

竺梅先夫妇和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

发布日期:2015-07-03  查阅次数:1537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史海钩沉

             
   竺梅先                           徐锦华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后,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全民族奋起抗击日寇野蛮侵略的斗争中,时居上海的奉化籍爱国实业家竺梅先和夫人徐锦华以抗日救国为己任,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坚持以“生产救国”,支援抗战。同时,竺梅先夫妇还在奉化莼湖岙口村泰清山创办了一所“国际灾童教养院”,收容、教养来自全国各地无家可归、流浪街头的600多名灾童。为了把这批灾童教育培养成为国家有用之材,他们毁家纾难,殚心竭虑,呕心沥血,苦苦支撑达5年之久。后来一部分灾童投奔抗日前线,浴血疆场,担负起天下兴亡的责任。这段可歌可泣的历史永远镌刻在一代代人的心中,成为永不忘却的记忆。在5月30日竺梅先逝世73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让我们一起回眸抗战中这段难忘的历史。 
    1938年夏秋之交的一个傍晚,一艘满载着500名灾童和部分教职员工的“谋福”轮,从上海十六铺码头出发驶向宁波,他们的目的地是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它由位于莼湖岙口泰清山谷中的泰清寺经过修葺、扩建而成,创办者是著名的奉化籍爱国实业家竺梅先、徐锦华夫妇。 
    
战火中诞生的灾童教养院 
    1937年淞沪战争爆发后,日寇在上海吴淞、江湾、闸北一带狂轰滥炸,致许多无辜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一大批少年儿童失去了父母和亲人。眼看这些难童、孤儿过着苦难的流浪生活,在沪经商的竺梅先痛心疾首,焦虑不安。 
     竺梅先(1889—1942),字佑庭,学名炽潮,奉化长寿乡(今属萧王庙街道)后竺村人,因家贫,13岁背井离乡,到同乡何源通在上海的五金杂货店当学徒。他在上海接受进步思想的熏陶,加入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辛亥革命,还曾秘密组织救国会,图谋倒倾军阀,事败被捕,押送途中逃脱后从商。上世纪20年代中后期,竺梅先已经是沪上著名的实业家,他待人以诚,仗义疏财,矢志“生产救国”。在反帝爱国斗争中呼吁抗日、设立伤兵医院、接办宁绍轮船公司运送难民传输军资,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竺梅先夫人徐锦华,江苏松江县人,生于1893年,出身望族,毕业于松江女子师范学堂。当过律师、战地护士,后又在竺梅先办的民丰、华丰两家造纸厂担任过福利处长。 
    竺梅先看着灾童的苦难,兴起创办一个庇佑难童孤儿机构的愿望,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夫人徐锦华。他对徐锦华说:“当前哀鸿遍地,苍生涂炭,办个灾童孤儿学校倒也是一种义举。现在上海各慈幼院、难民收容所都将被迫解散,这批灾童、孤儿都要流落街头了,到大后方去办个学校,既解决食宿、衣着,也教育他们抗日爱国,把他们教育成人。你念过女子师范学校,这事由你来办最合适。” 
    竺梅先的想法得到了徐锦华的拥护。在随后宁波旅沪同乡会的一次例会上,他的主张得到了与会董事们的一致赞同,当场认捐了一笔经费,会上即成立了“国际灾童教养院”校董会,并一致推举竺梅先和夫人徐锦华及金润庠(后未到位)为教养院的正副院长。会后,竺梅先立即付诸实施,一边委派专人收容灾童,一边派人去宁波方向物色教养院院址,同时多方聘请教职员工。 
    知道竺梅先的打算后,奉化名人庄嵩甫向他推荐了位于莼湖岙口村的泰清寺。这处废弃多时的千年古刹,地处偏僻,相对安全,是个办院的理想场所。经全面修缮,并新建了四排教室、七座大寝室、一个大礼堂、图书室、厨房、食堂、医疗室、理发室、操场等教学和生活设施后,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迎来了第一批灾童。1938年9月教养院正式开学,其后师生员工渐增到700来人。
 
爱国主义教育的新型学校 
    与一般灾童收容所旨在解决灾童的温饱问题不同,从灾童教养院筹办之初,竺梅先就明确:“中华民族灾难深重,希望有心肝的中国人都不要麻木不仁、见死不救,我打算尽我所有,立即建办一所灾童教养院,将那些流落街头、无依无靠的灾童收容起来,教养结合,将他们一个一个抚养成人,教育成才,成为将来复兴中华民族的有用之材!” 
    为此,竺梅先聘用上海、南京、杭州一带的名师前来执教。这个偏远的教养院师资之雄厚令人瞠目:教导主任张月楼,早年毕业于日本东京早稻田大学,有丰富的教学经验;化学教师张骝生,原是民丰造纸厂化验主任、工程师;英语教师鲍慧珍,是上海圣约翰大学的高材生…… 
    教养院根据灾童的年龄特征分成各部,有完整的考核及晋级制度。考虑到绝大多数院童都无家可归,一年安排三学期,不放寒、暑假。因为师资素质好,教学质量也高,教材基本是自编的。初中学的英语是林语堂的《童话故事集》、《卖火柴的小女孩》等,语文课全是古文,数学三角、几何都是英文原版。教养院特别重视对院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民族英雄岳飞的《满江红》和文天祥的《指南录》等都被列为国文教材;尤其是竺梅先秘书徐无生作词的《院歌》,对院童明确提出“百炼千锤成铁汉,看他年雪耻沼吴”、“卓荦成人豪,少康一旅,中兴责任在吾曹”。教养院大门两侧的墙头上则刷写着“卧薪尝胆,明耻教战,驱除鞑虏,光复中华”十六个大字,时时提醒院童发奋图强,莫忘国耻。院童们清晨在大操场上做早操之前,《报仇雪恨》的歌声响彻山间:“钟声打白云,黎明人即起,同是离乱人,四海皆兄弟。苦读书,勤做事,时间莫荒度。过今天,有明天,报仇雪恨在何年?” 
    除了“教”,教养院还注重“养”。全院灾童的衣、食、住、医,都由总务组、抚养组和医务室负责,夏天统一白衬衫、蓝工装裤,春秋季换发夹袄,冬季换发棉袄棉裤,全年穿布筋草鞋或蒲鞋,冬季加发一双布袜。一日三餐,四菜一汤,每月吃两次肉。徐锦华把这些孩子个个当作自己的亲生子女,亲切地叫他们“小囡”。每当夜深人静,她都要侍女欧月仙提着一盏马灯陪同自己,到每个寝室去查看,孩子们都睡了才放心地回去休息。 
    竺梅先还不时找机会邀请一些饱学之士到教养院来讲课,陶行知就曾应邀专程前来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带来了几期《战时教育》杂志,还向全院师生作了一场题为《创造的儿童教育》的专题报告,受到师生们的热烈欢迎。
 
矢志不渝的艰苦守护 
    1941年4月,宁波、奉化相继沦陷,一些院董由于种种原因,陆续中断了本应提供的经费,全部经费都需竺梅先独自承担,教养院经费来源成了问题。当时有许多友人劝说竺梅先,不如解散教养院,去香港或海外重振家业,但他谢绝了:“我既然把这许多孤儿难童收下了,我就不能半途而废。” 
    1942年5月,宁波地区遭受特大自然灾害,竺梅先冒着日伪通缉的危险,为灾童教养院奔走筹粮。积劳成疾,在从永康、金华办粮归来的路上咯血不止,经抢救无效,于5月30日与世长辞,时年54岁。徐锦华在清理他身后的财产时发现,为了支付抗日救国各项庞大的支出,尤其是支撑起这所灾童教养院的巨大开支,原本累积的上百万巨资已空空如也,名下产业也抵押殆尽。但徐锦华临危不惧,坚持要完成亡夫遗志,守护这些孩子们直到他们可以独立。 
    在徐锦华的努力和教职员工们、一些爱国人士的支持下,教养院勉强支撑到了1943年。那年春节后传来一个消息:南京伪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老婆陈璧君得知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正处在极度困难境地的情况,声称教养院所需的经费都可由她来出,不过要让她在国际灾童教养院挂个“董事长”的头衔。徐锦华当即作了决定:“我宁愿忍痛解散,也决不会让我的小囡去做汉奸工具。” 
    教养院决定停办后,对院童们如何妥善遣散安置,成了徐锦华最大的一桩心事,她与院里几个主要人员商量决定:院童中凡是有家可归,有亲可投靠的,就请其父母、亲属派人前来接走;凡是无亲属的,或者与亲属已经失去联系的,或者是亲属不愿接纳和无力接纳的,就一概由教养院负责统一安置。 
    在这种战乱时期,安置人员出路十分不易,徐锦华唯有依仗过去的老关系找各种门路。年长的一部分,有的安置到竺梅先生前主持的各企业与好友办的单位就业,有的愿意被领养的就荐给当地善良人家。凡愿意出嫁的女生徐锦华一一准备好嫁妆,以尽“家长”之责。还有焦润坤、娄金祖等30多位院童(其中有2名女院童),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徐锦华同意他们投奔四明山,先到慈溪上林湖山区参加抗日的淞沪四支队(后被收编为新四军浙东纵队五支队)。最后,整个教养院除了六七名幼院童,安置任务全部完毕。 
    1943年9月23日,竺梅先夫妇创办的这座历时五载功德无量的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正式宣告结束,徐锦华带着这几个幼院童和儿子竺培国、竺培基,在秘书徐无生陪同下,依依不舍地离开泰清寺,重返上海投亲靠友。临走之前,她将教养院的所有一切教学、生活器具、设施,全部无偿转让给当地正在筹办的泰清中学(奉化县中分校)。
 
永远的国际灾童教养院
    2014年7月7日是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了“独立自由勋章”雕塑揭幕仪式,陪伴在一旁的一位穿着新四军军服,胸前挂满奖章、纪念章的新四军老战士,就是当年从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肄业的灾童焦润坤。 
    焦润坤生于1924年,芦沟桥事变后他从家乡常州逃难到上海,因与家人失散流落街头,被难民收容所收留,后转到竺梅先创办的国际灾童教养院。他在这里生活学习了4年多,达到初中二年级文化水平。1943年他和灾童教养院的30多位同学一起参加了新四军,参加过多次对日伪军的作战。2007年5月北京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主编的《铁流》杂志,发表了焦润坤撰写的《从灾童到新四军战士》一文,叙述了这段不平凡的经历。 
    与焦润坤一样,离开教养院的当年的灾童们,后来的人生际遇各异。他们中有高级工程师,有大学教授、作家,有将军、也有战士,有干部、也有工人,无论身在何处身居何位,大家心中都有永远的竺梅先、徐锦华,永远的泰清寺和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上世纪60年代初上海曾一度成立过“国际灾童教养院同学联谊会”,后因故停止了活动。1987年3月,工作、定居在杭州的当年院童苏锦炎,撰文再次联络起了海峡两岸灾童教养院的同学们。60多位当年的院童,在教养院成立50周年暨竺梅先百岁寿诞时,举行“重新拥抱泰清山”的追念活动,先到鄞州宝幢竺、徐两位院长墓地致祭,再去泰清寺教养院遗址凭吊。他们后来还在灾童教养院原址(现已成为泰清水库)附近的高地上建造一座“梅华亭”,取院长竺梅先的“梅”,副院长徐锦华的“华”来命名,以示纪念。 
    灾童们传递出的信息受到了莼湖镇政府和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的关注。2013年,宁波新四军历史研究会派员赴京拜访焦润坤,采访了苏锦炎、戴天民、陈舜根、龚宝珠等为数不多仍健在的当年院童,从此开始搜集探寻关于“国际灾童教养院”的历史资料。随着研究的深入,原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师生们的文章、图片等他们亲历、亲见、亲闻的第一手资料展现,残缺的历史记录开始逐渐被复原。2014年底,目前为止资料最齐全最真实的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的史料书籍《梅华魂》编撰完成。目前,即将付梓。 
    莼湖镇党委书记董敏表示,我们要以史育人,不忘国耻。为了让更多的今人乃至后人铭记抗战国难家仇的历史,镇里出资正在筹备国际灾童教养院纪念馆,等条件成熟在岙口村兴建。作为纪念馆的前奏,下个月莼湖尔仪小学将开辟两间教室开设国际灾童教养院史料陈列馆,展示国际灾童教养院的图文资料和部分实物,让学生们近距离接受爱国主义情怀的熏陶。下一步,学校还将培养一批学生解说员,争取面向社会开放。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76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07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