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情史料>史海钩沉

探源“桃花坑”

发布日期:2010-12-15  查阅次数:648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史海钩沉

                        作者:纪红深
    事由:在查阅《四明栖霞王氏宗谱》、《四明谈助》、《四明山志》等资料分析后发现,桃花坑可能就是王羲之后裔的聚居地——栖霞坑。栖霞坑就是“唐诗之路”中的“桃花坑”吗?杨古城、陈旭钦、龚国荣与溪口管风景区管委会新闻办的纪红深、旅游办的蒋越国两名同志一起前往溪口镇栖霞坑村实地考证。
    从溪口镇上出发向西,沿着浒溪公路拐弯入去亭下湖的路径,顺着北侧湖岸线的盘山公路前行,进入董村地界后,再沿着筠溪源头之水逆水方向继续前行,车穿行在崇山峡长的谷间,山脉连绵,茂林修竹掩映之下,清流激湍,曲曲折折的山路行驶前行,抬头探过车窗眺望,雄伟的笔架岩与之峥嵘接势,岩色艳若桃花,与远处的商量岗、三隐潭、千丈岩、妙高台等胜景紧密相联,尽收眼底。车下坡,经姚家自然村后,再驱车10分钟便就抵达了探幽目的地——栖霞坑村。
    此时,陪同本次考察的溪口镇人大主席李常盛、董村工作站王永达站长先我们一步已在村口等候。栖霞坑村党支部书记王亚良指着那幢古建筑物说,这是栖霞坑村王姓村民的祠堂。
由    于祠堂门前修竹密布无法进入,只得踩着杂草荆棘,从北边侧门进去。祠堂南侧、北侧两道边门的门楣上,有“源远流长”、“世袭槐荫”字样,内侧是栩栩如生的“八仙过海”等壁画。祠堂正大厅内耸立着一块石碑,经辨认是光绪十二年刻的《式榖堂碑记》,记载了王家的家史。这也说明这祠堂的正式名字叫“式榖堂”。大厅板壁上残存着泛黄的各式“捷报”,因年代久远已难以辨认,但其中还能辨认的一张留有“光绪甲辰年会试第二百七十六名进士”的字样,也足以证明当年王家进士及第的显贵。
    徜徉在这倚山而筑、依山傍水、穿行在狭窄幽深的小村古街上,满目流淌着岁月的痕迹。一条清浅的小溪,把栖霞坑两岸人家连成完整村落。村道河岸两边许多的清末民国时期建筑一家挨着一家。
    走过一条横卧的小溪的古朴廊桥,有幢老屋颇为显眼。它的门楣上方是一块精美的石雕,刻着一个非常雅致的名字,叫“润庄”,是一座典型的旧式江南民居。离润庄不远处有一座廊桥,名叫“长安桥”,据《长安桥记》载:“岁乾隆间,古老辈始倡厥义爱捐众赀,以创此业石工告成,复造桥屋数间于其上……”,距今已有200多年历史了。桥上建有木屋,是村民遮阳避雨的好地方。在栖霞坑村最西端的小溪上,还有座单孔石拱桥,叫“永济桥”,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
    往复于四面环山的栖霞坑村道上,此时正是桃花、樱花和映山红绽开的时节,一簇簇深红浅红像一片片彩霞,在暧暧的春阳下映红了栖霞坑,仿佛已置身《四明山志》桃花坑“在二十里云之南” 的描述之中。之前固然曾拜读过裘国松的《四明秘境桃花坑》及《四明谈助》也描绘了桃花坑的大致方位,它处于徐凫岩以南诸水汇成的筠溪峡谷一带。明代弘光版本的《雪窦寺志略》附有雪窦山通景版画8幅,其中一幅刻的胜迹便是四明山徐凫岩,在徐凫岩瀑下东南画有“桃花坑”。清代光绪《剡源乡志》也有记载:“董村,在桃花坑山,古名董溪云南。多年研究四明山旅游文化的裘先生当谈到在唐代大诗人陆龟蒙、皮日休的《四明山九题诗》、《和陆鲁望四明九题诗》中,提到如今属奉化溪口境内的就有四处:鞠侯、过云、云北、云南。“鞠侯”岩即徐凫岩别称,“云北”泛指商量岗一带,“云南”指桃花坑,即徐凫岩瀑布下谷地。但栖霞坑是否就古人所指的“桃花坑”,之前还无人考证它!
    栖霞坑就是“桃花坑”吗?此前,心里确实还心存几分疑问?
这次,能跟随考古行家杨先生近山近水的亲历亲为,的确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通过实地考察栖霞坑至徐凫岩至的古道山径,重走古人的游踪所及“唐诗之路”中的桃花坑,并查阅许久了相及的历史资料。随着考察的深入,栖霞坑就是“桃花坑”渐渐显山露水。
    尤其是到了午后时光,一位栖霞坑村村民老人的到来,很快地打消了我疑存的一丝疑惑。这位老人名叫王孝安,今年65岁,在村部的陪同下找到了我们一行,他还特地拿来的已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四明栖霞王氏宗谱》,出自“民国”三年(1913),至今已有距96年,是他爷爷传承的。让考古专家杨古城先生查阅。家谱中清楚地记载着,王氏先出山东瑯玡,自六朝始迁越州诸暨,而后迁明州奉化,再迁定海金塘,再返迁四明栖霞坑。而四明栖霞王氏,即是埋葬于嵊州金庭华堂(距栖霞坑直线距离约20公里)的王羲之后裔世孙。家谱中还记载着大量的《桃花坑歌》、《桃花坑诗》、《栖霞坑记》、《剡川栖霞形胜赋》、《徐凫岩》等诗文以及“雷峰挺秀”、“石佛卧溪”、“笔架秀峰” 、“屏山记”、“石流记”、“长安挢记”、 “双桥广济”、“栖霞坑记”、“敦伦堂记”、“长寿奄记”等一幅幅已翻着黄迹斑的宝贵史料,印证了栖霞坑胜迹过去的一段历史,弥足珍贵。
    打开《四明栖霞王氏宗谱》,一页页阅读,答案一一得以印证。如考证《栖霞坑记》中就这样记载着:“余四明剡东性僻,……我主人偕二三人同游,山寻至四明七十二峰之西,即古所谓桃花坑,也迄今坑仍则其旧名,昔之人见夫野色溪光碧山红树华丽非常地,近乎西故族以谓,西华后之人,以其地多桃花三春花开烂漫而掩映若霞蒸发,故其名而谓之栖霞。隐士竺汝舟先生与太白禅师往来其间曰:旧是神仙宅,今为长居……”。
更让我惊奇的是,在96年前《四明栖霞王氏宗谱》中,竟然还会有“桃花坑歌”呢!追根究底,我们情不自禁地诵读起: “……岩边笑指云深处,依旧桃花满千树。谁知应梦在名山,几度春风等闲去。上人谈无坐花下,我亦从之入蓬社。石潭神龙听法去,天雨宝花如斗大。回头欲见徐凫仙,拍手招我青崖巅。他年来赴蟠桃会,石上共话三生缘。”一个活灵活现的“桃花坑”这不就展现眼前了!
    此时,已有着179次考古经历的杨古城先生,在实地考证证实四明栖霞坑就是原先的“桃花坑”时,他高兴地感叹道:四明栖霞坑无论其自然地貌还是人方内涵,均要比之前曾考证过的前童村、丹山赤水等景点更胜一筹。至此也更让我心悦诚服。
    穿梭在栖霞坑在这一条约2000多米纵深,宽约500多米宽的山峡谷间,觉小山村的房子虽显得有些旧了,甚至有点破损,可是往日的景象仍旧依稀可见一斑,就一位像风韵犹存的没落贵妇,虽然红颜褪去,洗尽铅华,但历经岁月磨砺的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还是那份从容和优雅,且整个村落的保存还是十分完好。但更让我们庆幸的是,更发现了为弥足珍贵的《四明栖霞王氏宗谱》,它帮助我们验证了古朴幽深“栖霞坑”就是古时候的“桃花坑”的身世,这让在场而为至付出汗水的各位人士兴奋不易。当问其在现栖霞坑居住的村民姓氏结构时,被告知三分之二是王姓。现已证实,这些王姓均系王羲之的后裔世孙;但在此之前,村民他们恰并不知消。
    有热心的几位老村民相伴, 趁得他们的认同,考证的最后一项工作就是在老村民周宾华的带领下, 按古籍记载描述中到达“桃花坑”的大致方位与路途进行实地勘。我们开车迂回至三十六湾村后旁的一条盘山曲径,循徐凫岩瀑布东侧古道南下,踏着铺满了一层厚厚的枯叶,已久无人问津的幽道,两崖夹峙俨如石门,在老村民披荆斩棘开辟下,一路上深山茂林,群木参天,山杜鹃漫山遍野,徐凫岩断崖层叠,隐隐向东南延伸,笔架岩与之峥嵘接势,岩色艳若桃花。经过二个多小时才步行下山回到“唐诗之路”中的“桃花坑”。
    杨先生说,通过实地考察徐凫岩至栖霞坑的古道山径,以及历史资料记载,足以证明古人游踪所及“唐诗之路”中的桃花坑,就在徐凫岩瀑布下谷地的栖霞坑。
    发源于四明山麓的溪口雪窦山旁的“剡源九曲”真是充满诗情画意之地,是一个极其传神的地方。诗歌摇篮中的“剡源九曲”之水款款而来,澄碧如练,仿佛源于历史。顺着栖霞坑水源溯源而上的“晦溪九曲”,也是“剡溪九曲”的三大源流之一,与亭下湖上游的斑竹葛竹村——蒋介石的外婆家的王姓也同属于王羲之的后裔世孙。但葛竹村现存有晋王的《“溯源堂”记》碑记中,恰也早已见证着是王羲之的后裔;同时剡源六诏村也早已证实是王羲之居住过的地方。
由此,剡源水系众多村落集聚着王姓,可见历史上从绍兴会稽山一路溯剡溪,经嵊州、新昌、奉化溪口至天台山,沿线秀丽的风景曾令多少文人墨客为之心驰神往。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文人骚客游迹于此,又留下多少韵味十足、活色生香的文字和诗篇诗歌,世人将其命名为“唐诗之路”。自晋唐以来,王羲之、李白、孟郊、方干、皮日休、王安石、王阳明、李清照、戴表元等诸多名家畅游和隐居剡溪时曾抒写着剡川大地一卷卷动人的名句;千百年来弥勒佛的化身———布袋和尚的传奇在这悠悠天地间诉说着人世的苍茫和美丽,穿越着千年雪窦寺的悠悠钟声,一如既往地演绎着古老的传承。正是依附于这片“人杰地灵”的剡源山水,它见证着“剡源文化”渊远,其美妙的音符伴随着古镇溪口和剡源流域古村落的成长。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825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89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