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情史料>史海钩沉

胡庆:奉化白溪办学第一人

发布日期:2012-08-31  查阅次数:683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史海钩沉

蓬岛书塾,县南四十里。吴越尚书胡进思子胡庆建,今圮,其学田犹存。凡蓬岛、龚原、西岙、排溪皆得附学焉。——《光绪奉化县志》卷九.学校下

 

 

 

    后汉天福十五年(950),迁奉始祖胡进思携时18岁的次子胡庆从川(今湖州)迁居奉化蓬岛。次年,胡庆娶朱家塘(今属龚原村)朱氏为妻。此后,胡庆就一生没有离开过蓬岛。 

 

传载中的胡庆字德威,号松溪,行十五。“博学能文尊儒重道”。他虽称富一方,但仍行俭朴,其母杜氏夫人依然“躬勤纺织,督稼穑”。宋太平兴国(976984)年间,胡庆“发父遗财”,为家乡办了三件大事:一,三年(979)建造“广厦楼房百廿余间”(今蓬岛尚有少量在),以给族人居住;二,五年(981),“置田三千亩,筑堤防,号‘胡芝’”(今尚在)。三,七年(983)在“蓬山之下”“建义塾,曰松溪”。

这个以胡庆的号为名的义塾,学子不仅可以免费“延师而训学”,而且,胡庆还“置常稔田四十亩,给需远近来学者”。从而解决了学子求学的后顾,扩促了远近求学的生源。后,从松溪学堂出来的学生,“隽异不群,业迹奇颖,或腾誉黉宫,或蜚声太学”。其中以“鄞人郑清之”例举,“官居相国”(南宋丞相),“亦出其塾”。后人有诗赞松溪学堂“文风远播千万里,诗礼高贤邑外传”。言词虽有夸张,但学堂确实培养出了不少人材。

松溪学堂建办后,虽经朝代纷变,战祸危乱,但由于胡庆的精心安排,学堂偏隅于交通不便、远离动荡的山角里,况且有足够的四十亩良田补贴给需,使这所学堂自“宋元明以来,相承相继,未尝或废”。明代嘉靖甲寅(1554),“赐进士出身、资政大夫、南京工部尚书”大堰王钫,曾为“儿女周亲”“溪(今排溪)胡君蓬山”之祖胡庆作《松溪公学田记》。文中称赞“至今五百有余岁”的“松溪子孙,颉顽竞秀”,松溪学子“駸駸务学不已”之精神,可望“其功名利达未可涯矣!”王钫祝愿并希望设四十亩学田之举,为“松溪养学之需,将永永无矣!”

世事沧桑,“明末世乱,主宰无人”,松溪学堂在历史的变异中湮没。清道光辛丑(1841),由胡氏东族派、龚原蓬岛派、西岙上道地派三派“会集宗族”“复议学田”。“议以三派各众,均抖钱”重新协力,恢复学田。经过十五年的不懈努力,终于于清咸丰五年(1855),赎回了四十亩“松溪学田”。三派公认为,此学田乃“废而又新也”。于是命这四十亩良田为“又新学田”,同时继续在从蓬岛迁于西岙村西南一处缓坡上的、当时为纪念胡庆的父亲胡进思而建造的名叫观德祠的祠堂内,恢复松溪学堂,聘请教师,招收学生,重为“儒冠弦诵之地”,以“且慰松溪公于九泉也”。

为纪念“又新学田”和松溪学堂的再生,三派众以《又新学田碑记》为题凿碑以志。并将此碑立于松溪学堂(观德祠)内(该祠已于1984年全毁,仅存遗址,该碑现在西岙村)。

惜好景不长,随着战乱频发,社会动荡,三派众好不容易筹置的“又新学田”未能延续多久,终于又淹没在滚滚历史洪流之中。学田虽失,从“蓬山之下”到观德祠,后又迁到龚原大庵的“松溪学堂”和名称却一直延续了一千多年,直至1949年后改名为龚原小学。至今,最末期“松溪学堂”学生尚有健在。毋庸置疑,该学堂的创办,为当时当地的文化传播和人才培养都起了极其重要的积极作用。在奉化教育史上,胡庆创办的“松溪学堂”的历史功绩,始终是不可抹删的辉煌一页,永远值得后人缅怀和颂扬。

注:本文加引号的引用部分,均引自《吴兴川胡氏迁四明溪家传》、《松溪公学田记》、《松溪公事实》、《观德祠记》、等文及石碑《又新学田碑记》。

 

                                        胡信胜                                              20069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5  内容:76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307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