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史天地

素有革命传统的学校——记抗战时期的奉化中学

发布日期:2015-03-16  查阅次数:1103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党史天地

 

题记:“奉化中学是个素有革命传统的学校。在这里,早在二十年代的第一次大革命时期,就有王任叔等几位前辈战斗过,播下了革命的种子。”——摘自蓝瑛(奉化中学学生 竺宜俊)回忆录《锦屏山下的抗日激流》

 1901年(清光绪二十七年),在戊戌变法维新运动的影响下,全国各地兴起了办学热潮,奉化知县奉命由锦溪书院改为龙津学堂,也办起了近代新学堂,这就是奉化中学的前身。而后,办学的数十年中,校名几度更改,校址几度更换,但奉中学子自强、进取的优良传统没有丢弃,几代人的不辍进取,几代人的卓越努力,献身于民族的昌盛、祖国的繁荣、人类的进步,谱成了百年光辉的篇章。

 

撒下革命的种子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地下共产党员董子兴、赵济猛、石愈白、王任叔等革命先辈在奉化中学进行了革命的宣传教育活动。他们组织学生成立“十月读书会”,经常向学生们讲解马列主义和苏联十月革命情况,组织他们阅读《向导》、《新青年》等进步刊物。并组织奉化学生联合会举行游行示威,抗议帝国主义在上海制造“五卅”惨案。192567日,奉化成立了五卅外交后援会,当时担任地下党奉化支部书记的赵济猛在校内召开宣传股会议,议决印发详细传单和宣传大纲,部署每个股员星期三、星期日发贴传单各5张;同时还根据县后援会的决定,奉化初中学生每天五更出发,轮流巡查商店仇货,严肃认真、一丝不苟;10日,各校师生在大桥金沙滩集会声援“五卅”反帝斗争;12日,奉化初中部分师生至楼隘、裘村、松岙等地宣传、募捐,支援上海工人的罢工斗争。与此同时,初中教师、共产党员石愈白积极带领学生联合会向勾结官府迫害进步教师、任意查阅学生来往信件、开除进步学生、遏制学生运动的校方和反动县知事沈秉成进行斗争。9月,王任叔来奉化初中担任教务主任,利用每周开设的时事课,向学生讲述时事形势,鼓励师生积极投入革命运动。1926年初,董子兴来校任教,同时积极领导农民运动。白天批改作业与学生交流,晚上发动农民成立农民协会,其妻子戚秀媛经常到学校找学生孙茂全主席和毛觉吾、萧宗圣、汪闻学与奉化孤儿院教员闫式纶等老师联系,这些联系的师生都是共产党员。

这些革命先辈时时刻刻冒着生命的危险,宣传革命思想,组织革命活动,深深地教育和鼓励了奉化中学的进步青年和学生。先辈们就像播种机,撒下的革命种子在奉化中学发芽、长叶、开花、结果!

 

抵制国民党推行的童子军“法西斯精神”

193512月,北平掀起的“一二九”抗日救亡的学生运动浪潮传布到奉化,激发起奉化学生关注国家大事的热情。1936年开始,学生经常阅读《申报》、《大公报》和《申报周刊》胡华等十几位同学还研读邹韬奋主编的《大众生活》以及鲁迅著作等进步读物。1936年下半年,体育教师、童子军总队长毛子蔚向学生作报告,意思是浙江省教育厅长许绍棣从意大利考察回来,向蒋委员长报告意大利童子军一律穿军服、呢短袴、呢帽过冬,要推行。接着,校方要学生们限期缴纳七块大洋定制呢童子军服。遭到学生们的反对,尤其是一些贫苦家的孩子,连交学费都很困难,哪里有这笔钱。到了限期,学生们仍然穿着普通衣着来学校上课。毛子蔚、汪芝盛冲进胡华所在的班级,对着大家训斥了一遍。次日,胡华凭借墙报主编的身份,就此事出了一期专刊,胡华写了第一篇文章,大意是:中国不是意大利,我们不是贵族学校,毋须讲究形式;穿短裤过冬有害于健康。还在文后附诗一首,其中有一句“可笑校长猛如虎”。事后,校长叫来了胡华的父亲,指责说:“你写我校长猛如虎也就够了,为何还用‘可笑’二字?”。胡华据理力争。汪芝盛原想开除胡华,但鉴于校长室外挤满了支持胡华的同学,众怒难犯,无可奈何,就给胡华记一次“大过”,交由家长管教了事。而学校当局推行童子军“法西斯精神”这件事,终于被以胡华为首的学生们抵制了。

 

抗日救亡募捐活动

19377月,日寇全面侵华战争爆发,抗战形势越来越严峻。814,奉中初三学生傅赛英与张林冬、周秀慧、江涛请、杜昆玉、周菊香、胡跃珠等十几位同学学习外地做法,也成立了抗日外交后援委员会,专搞抗日救亡宣传和募捐活动。他们先到县政府向县长林德玺募得10元大洋,各室课长也募得510元大洋,闯进俞济民家,让他母亲也捐出10元大洋。同时还到舒家、长汀等附近村子募米,又在新桥头戏院义演两个夜晚,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共募得现款250多元,大米十余石,朱守梅的小老婆捐出红糖90多斤。后来县政府提出成立全县性的抗日后援会,学生的后援会也并入。学生们怕自己募来的钱被官员们贪污,就把250元现款直接汇到抗日前线,收到了南京军政府的嘉奖令。这时,又有许多同学,如胡重华、汪葛圃、王术乾等,也加入了傅赛英的宣传队,下乡演出抗日小剧,演出完后,向群众宣传捐献废铜废铁。一位前清老人自觉捐出了一把180斤重的祖传大钢刀。在他的带动下,许多农民把家里废旧犁锄捐了出来,几个星期,募得废旧钢铁二万余斤。

 

组织“醒民剧社”抗日宣传队

19385月,“台儿庄大捷”、“平型关大胜”的消息传来,群情振奋。傅赛英和胡华、胡重华、胡跃珠等十来个同学组成的宣传队,一起加入了县民众教育观新成立的“醒民剧社”。这个剧社共有四五十人,经常参与活动的也有二十多人。社长周钟科负责联络,干事张正通负责剧务,胡华等负责散发传单、标语。剧社连续三个多月,在中原、排溪、葛岙、吉崎、莼湖、桐照、大溪、裘村、松岙、西坞、江口、傅夹岙、肖镇等地巡回演出,演出的救亡剧目有《放下你的鞭子》、《募寒衣》、《朝鲜亡国恨》等,演唱歌曲有《义勇军进行曲》、《打回老家去》、《热血》等。同学们在这些地区播下了“抗战必胜”的信念种子。而后,他们还办起了《醒民刊》、《战时大众报》,并将每期的《战时大众报》邮寄给在延安的毛泽东,并得到了毛主席的亲笔回信,给予了极大的鼓励。据胡华后来的回忆:没想到竟受到了赞扬和鼓励。7月间,我们收到毛泽东的亲笔信,信封中式直写“浙江奉化,战时大众报社大启”,下署“毛缄”,盖的邮戳是“陕西肤施(即延安)”;两张信笺也是直式毛笔书写,字体较大。凭记忆所及,大体内容是:战时大众报执事先生:收到贵报。你们用通俗的文字,向人民大众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这一工作很好。希望报纸由宣传工作,进而起到组织群众的作用。此致,敬礼。落款毛泽东(蓝色签名盖章)。

 

投身革命,奔赴延安

193710月,一部记述中国共产党和工农红军的书《红星照耀中国》在英国伦敦出版,作者就是年轻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19382月,上海中共地下党胡愈之,以“复社”的名义,出版了《红星照耀中国》的中译本,为了对付国民党和日军的检查,书名由《红星照耀中国》改成了比较含蓄的《西行漫记》。《西行漫记》出版以后,浙东地下党即将该书作为主要宣传共产党和抗日救亡的书籍,在进步青年中传递。胡华和他的同学十分珍爱,反复阅读,燃起了对陕北的无限向往,确认共产党所在的延安是自己报效国家的灯塔。

19384月间,中共浙东临时特委竺一平告诉胡华,为了补充和壮大抗日民主力量,党组织准备选送一批宁波青年去陕北公学和抗大等校学习,要胡华动员并组织好赴陕北的人员。胡华接到任务后非常高兴,他先把自己列入名单的第一名,并很快地联系上同届同学邬汝蛟,王某和方宗惠(全国解放后在北京航天工业部工作)和在校女生张林冬(全国解放后在湖北长江航运管理局工作)、傅赛英(全国解放后在宁波市妇联编写妇运史)。邬汝蛟因家在宁海,就地联系了两位同学。八个人商定好瞒着家庭,各自准备。同时,由胡华赴宁波找党组织接头开好介绍信,定于55秘密起程。

54这一天,胡华在奉化中学门口同张林冬联系时被另一同学窥知胡华要带几个同学去陕北,便当作奇闻传了出去。原本约定一起走并资助胡华路费的王某也遭到了家庭的阻拦,不能成行。胡华更是遭到父母的阻拦也无法成行。而第二天约定起程的女同学傅赛英被她的母亲哭喊着,硬是从汽车上拉了下来。结果,这一次奔赴陕北的革命行动只有邬汝蛟、胡宁、洪启华和张林冬四人成行。

胡华联络并送走了奉化第一批奔赴延安的热血青年,自己虽然没有走成,但他的心早已飞到了陕北。

19389月,他与奉化中学的校友张岱二人在锦屏山上的红楼,击桌发誓:“不管困难多大,誓要结伴同赴延安!”。胡华一次次在父母面前恳求“放行”,他声泪俱下,慷慨陈词,终于打动了父母。9月底,浙东地下党詹步行给他们两人写了一封署名“剑虹”(党组织代名,也称“季红”)的信,介绍他们到陕北公学学习。

1938104,胡华和张岱踏上了奔赴延安的革命大道。他们顶着硝烟四起的凶险,冒着翻山越岭的艰辛,一路上在部队和党组织的关怀安排下,117,胡华、张岱终于到达了陕北公学所在地——陕甘宁边区旬邑县看花宫村。这时,边区军民正在举行盛大的纪念十月革命节大会,到处红旗招展,一片热烈的革命景象,和国民党地区的一片乌烟瘴气相对照,真是天壤之别。胡华他们呼吸着圣地自由而革命的空气,感到无比的兴奋与快慰。随着胡华等人的奔赴延安,而后,奉化中学也有的学生投奔了新四军直接参加了革命战斗。

 

建立奉中分部,对抗奴化教育

19414月,宁波、奉化先后被日寇侵陷,沦陷区的中小学校全数解体。许多不愿在沦陷区受奴化教育的爱国青年,从上海、宁波纷纷涌入未曾沦陷的奉化和宁海交界地的山区。地方人士有鉴于此,决定恢复战时奉化中学,聘请毛翼虎为校长,确定连山乡柏坑村的王家祠堂为临时校址,定于这年的8月开学,成为当时宁波境内战时最早复校收容学生的学校。

战时办学,困难重重。没有教材,老师自己编写,毛翼虎也把自己编写的《战时中学国文选》,由今文书店出版发行,为游击区和国统区学校广泛采用。他们还用土法试制蜡纸和调制油墨,刻印宣传刊物。当时,山区物质条件很差,师生在艰苦环境中坚持教学与学习。与此同时,县城沦陷区内,日伪也于奉中旧址开办中学,然而,学生就读人数一天比一天少,沦陷区的学生宁愿挑着行李和食米,翻山越岭冒着生命危险(有的学生在路上曾经遭到敌伪杀戮)到柏坑村就读。教师中也有不计待遇到柏坑任教。如前清秀才、美国哈佛大学留学生王任安老先生,不计报酬,到校任英语教师;画家方勃,大桥人,患有肺病,但他只身到柏坑任教,说是要坚持到抗战胜利,但不久他就病逝。其时,敌伪还常来柏坑骚扰,师生们只得敌来上山躲避,敌去下山上课。

由于柏坑地处西南山区,交通十分不便,学校很难顾及到沦陷区、半沦陷区的青年学生。1942年春开始,奉化中学在县东、县北先后建立起三个分部:第一分部(即吴江泾分部、泰清分部、忠义分部)1941年由吴泾晨创办,借吴氏宗祠、曹王朝为校舍。19442月由顾礼宁接任分部主任,学校也从吴江泾迁至泰清寺(改为泰清分部),19462月又迁至裘村(改称忠义分部)。第二分部(即长寿分部、方桥分部)由丁安祥(共产党员,大革命时期曾任中共奉化县委组织部长)任分部主任,后遭俞济民部逮捕,被迫带领10余名学生上四明山参加浙东游击队,改由江圣述任分部主任,直至抗战胜利。第三分部(即金溪分部、西坞分部)由著名学者马涯民(早年曾任上海商务印刷馆编辑)任分部主任,在庙后周还设立分班,校址在永镇小学,班主任由永镇小学校长陈中坚兼任。分部与本部之间专门委派方桥分部教师周克任为视察联络员,保证抓好各分部的教学质量。毛翼虎通过设立分部的做法,把汪伪学校包围起来,与敌伪的奴化教育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19458月,抗日战争胜利,学校本部迁回奉化县城原址,方桥、西坞分部相继结束,并入学校本部,忠义分部继续开办了一段时间。日伪时期的“奉化中学” 学生,进行了甄别测验,编入相应的班级。

至此,奉化中学在抗战时期的风雨兼程中,走了过来。她孕育了一代又一代为着理想、为着寻求革命真理的奉中学子,铸造成钢铁的品性和锐意进取的意志。这里撷取的几段小浪花充分展示了素有革命传统精神的奉化中学是值得我们铭记,也值得我们赞赏!

 

奉化市委党史办     

2015312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7  内容:70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222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