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方志编研

对《亭下水库志》的修改意见

发布日期:2005-10-06  查阅次数:345  作者:管理员  信息来源:方志编研

略读《亭下水库志》志稿,总的感觉是:观点正确,内容全面,资料翔实。由于我们对《水库志》编写工作介入比较迟,短时间内难以提出建设性意见。因此,我们把建议和把关的重点放在志稿的宏观和深度上,主要从志书体例、行文规范、写法要求、资料归属、内容安排等方面谈谈学习心得。至于文句方面的一般问题,点到为止,相信在志稿的继续修改中能得到妥善的处理。

一、关于行文规范

志书对文体语言和行文规则有其自身要求,必须严格遵循,不可忽视。具体而言,志书中的名称使用、时间表述、数字书写、名词术语必须符合志书体例,做到概念要统一、纪年要统一、数字用法要统一、图题表题要统一。

第一,概念表述要真实、准确。志书所记述的内容应考证确实,不要使资料来源、整合、表述等易生疑问。如志书中多次出现的“从历史上查得”、“早年”、“据某某统计”等词,不但容易引起人们对资料准确度的怀疑,也使语句表述有重复之嫌,从而影响志书的整体质量。

第二,时间表述要统一、标准。在志书中要避免使用不确切的时间概念,每件事要尽可能写明确切的年、月、日。所记年代均应全数,不可省略。写明具体年月时,应用公元纪年,帝王纪年、民国纪年作括注。这类问题在大事记中反映比较集中,如第1条中的“11年”,应写作“民国11年”,并要以“1922年(民国11年)”的形式反映,否则就产生了歧义。

第三,文字表述要简洁、明了。志书中的大事记条目引用了各种文件文号,如此书写虽说达到了准确完善的目的,但违反了文字简洁、主体鲜明的要求,甚至容易产生逻辑上的语病。如“12月16号,共青团奉化县委[1983]71号文任命夏家权为亭下水库管理局团支部书记,钱嘉达为副书记。”改为“12月6号,夏家权任亭下水库管理局团支部书记,钱嘉达任副书记。”同样说明了事实,而且给人以一目了然的感觉。至于人事任免的文件文号,因为在志书的专章都有反映,而不必在大事记中再提及。

第四,内容表述要完整、合体。所谓内容的完整性,就是要把握三大环节,即写好事物的发端、转折、现状,不能缺项。所谓合体,是指志书的内容要符合志书体例,即在写法上适应内容要求。如志书第十四章,从记述内容上看,是管理机构的专章,但从表述方法上看,似乎又成了管理机构的大事记,使得大事记与专章内容混为一谈,不但不符合志体,而且这种繁琐的记述,也不能很好地反映管理机构的发展变化。因此,在内容安排上,如以管理机构的成立、发展、现状为主线,对所属丰富的资料加以整合、提炼,则可使全文的脉络更加清晰,更能说明问题。

二、关于概述

概述在内容上必须达到“呈概貌、见特色、显趋势”的要求,才能成为全志的点睛之笔。《水库志》的《概述》按历史进程分期撰述,横呈一大片,但总的看来主线不明确、层次不分明,要点不突出,难以体现志书的内在精华。

当然,概述也并不是全志内容的简单缩写,而是要在真实、清楚地记述事实的基础上,概括出特点和优势,展望今后开拓与发展方向。

根据上述要求,概述的具体内容可归纳为五个方面:第一,工程概况。包括水库工程的位置、地理、现状等,横向勾勒轮廓,揭示水库总貌。第二,建库由来。包括水库工程的背景阐述、修建过程等,纵向展示发展简史,反映水库沿革。第三,经受考验。记述水库建成后,在防洪、灌溉等方面发挥的巨大威力,抓住主线,条陈大要,体现水库作用。第四,人民贡献。主要记述水库修建前后有影响、有贡献、有牵涉的人和事,着墨重彩,形神兼备,展示水库精神。第五,两个效益。记述是非得失、经验教训,置水库工程于整个社会经济发展中考察,展望水库未来。

三、关于大事记

大事记是志书的纲,记述的内容有严格的要求。编写大事记应注意:一是记事要完整。主要把握时、事、地和与此相关联的人这四大环节,写好事物的发端、转折、现状,不能缺项。二是表述要得当。一般要一事一条,文字简洁,主体鲜明,要点抓住。三是范围要明确。大事记应有一个收录标准,材料不实、要点不明、内涵过小、层次不高的不记。四是选材要真实。有些事无法考证准确,宁可舍弃。

根据上述编写尺度,对志稿提出如下看法:

第一,有些不宜列入大事记。大事记纵向记述一地的历史演变,反映全局的发展历程和地方特色。要理清这个脉络,我认为内涵过小、层次过低、影响不大的事件不宜记入。如1979年第1条,任命几个副科长,相对于全局工作来说,影响范围较小;而且,从志书所要反映的内容来看,显得内涵较小,层次过低,无法提高到全局性大事、要事、新事的高度。又如1986年第2条,对一个党员的内部党纪处理,因在志书所记地区并无广泛影响,也不宜作为大事记条目处理。

第二,有些大事记述繁琐。详略得当是大事记编写的基本要求,过分追求对时、事、人的全面反映,反而显得要点不明。如1985年第4条,该条目对一次会议情况的记述,更象是一个会议纪要,显得比较繁琐。又如对“小晦岭”山地权属纠纷案的记述,所记条目比较多,而且大量引用政府、法院的有关决定、判决,显然不符合作为大事记记述的基本要求。对该案的记述,可否在大事记中作简化处理,点到即止,而另外作专记专门记述,则显得更为妥当呢?上述情况在大事记中反映比较多,在此不及也不必一一列举。总之,如能把握记述的“度”,则更能显现大事记的作用。

第三,有些大事记述不全。对一个完整的事件简单割裂,容易造成记事条目重复出现。如1977年第1条和第5条;1978年第1条和第2条等。对这些条目要作归并处理,更能体现事件的完整性。

其他如应记未记、漏记的情况也肯定有,在此不想展开叙述。我们在编写大事记时,如能抓住“大、要、新”三字,对收集到的丰富的资料进行精筛细选,那么一定能精益求精,成为志书的佳篇。

当然,《亭下水库志》作为一部工程专志,其记述内容的专业性,我们外行是没有发言权的。而且,对志稿的深入修改,必须是建立在熟悉、掌握有关情况的基础上。对此,我们由于时间关系,准备不足,所提意见,难免失之偏颇,在今后工作中请予加强联系、商榷。如果我们共同勤于探索争论,善于发现问题缺陷,勇于消除错误硬伤,相信能够取得更好的效果。

CopyRight FengHuaDangShiBa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奉化党史办 网站管理员登录

会员:136  内容:852  友情链接:12  内容的浏览数:451153